報導/王茲筠

YouTuber──在 Youtube 上傳影音內容的用戶,即使這個字沒有相對應的中文名稱,卻越來越常在生活中出現,因為這是年輕世代現在最熟悉的影音傳播方式。即使想成為 YouTuber 的人越來越多,一般大眾仍難以想像自己在網路上曝光需要的勇氣,與可能必須承受的壓力。「最困難的絕對是放上第一支影片的勇氣。」YouTuber Lyla 這麼說。

行動網路時代來臨,當手機成為更加方便隨時觀看影音娛樂的載具時,YouTube 似已成為現代人打發時間的最佳管道。而造就 YouTube 平台更加蓬勃發展,或多或少要歸功於不懈製作內容的YouTuber們。根據 YouTube 數據監控網站 Socialblade 統計,截至 2017 年 10 月 5 日,台灣已有九名訂閱數破百萬的 YouTuber,且破百萬訂閱數的速度也越來越快,顯見 YouTuber 的觀眾基數持續擴張。

YouTube 是個完全開放的平台,只需要註冊帳號就可以上傳影片,極低的技術門檻,讓大家都能成為小小 YouTuber。也因此帶動更多新人投入,爭相成為擁有觀眾與影響力的 YouTuber。

Jamie 經營 YouTube 頻道「Jamie Pink 潔米品課」,契機始自美國交換學生期間,因為想要記錄每天的生活就開始拍攝影片,而且本身喜歡唱歌,也會找身邊的朋友一起音樂合作。因為在網路上分享自己拍攝的內容,她認識了一些志同道合、同樣在經營頻道的朋友。「這就是交朋友,只是一開始是在網路上。」她覺得,有一群素未謀面的人,願意花時間聽自己唱歌或說話,真的是一件神奇的事。

確立定位對 YouTuber 來說是個難題,需要時間不斷嘗試。YouTuber Jamie 的頻道目前以歌曲翻唱最受觀眾青睞,她也為了翻唱而學習閩南語。她時常好奇觀眾的想法與喜好。「我還在摸索,想要找出自己最能發揮的路線。」Jamie說。

Jamie不斷嘗試,想找到自己最能發揮的路線。(攝影/王茲筠)

Jamie 的頻道目前以歌曲翻唱最受觀眾青睞,她也為了翻唱而學習閩南語。(照片/Jamie 提供)

而經營 YouTube 頻道「Stargazerr Lyla」的 Lyla,則以分享購物心得與美妝穿搭為主。她笑著說:「最困難的絕對是放上第一支影片的勇氣,只要開始了就不會怕了。」Lyla猶豫了至少一年,終於在親友鼓勵與支持下,開始投入製作影片。她特別注意畫面精緻、剪接流暢等因素,同時影片中更要掌握標題關鍵字等方法。她說自己很幸運,第一支影片就得到不錯的迴響,也讓她更有信心繼續。

根據 Lyla 的觀察,她發現頻道觀眾的年紀,多半是大學以下。她很希望能以正向活潑的方式,讓更多年輕女生對自己產生自信。「我希望透過自己的分享,讓大家知道,找到自己喜歡的樣貌是最好的,並且成為有自信的人。」Lyla說。

喜歡購物的 Lyla,在喜歡看影片的同事催促下,開始嘗試影音分享。(照片/Lyla 提供)

經營 YouTube 頻道《雪莉不要鬧》的雪莉,頻道主軸是少見的環保路線。雪莉從小就在乎環保,但真正重新審視力行環保,則源自去年愛上潛水後,深感海洋生態的美麗與環境保護息息相關。

雪莉從自己的減塑生活做起,當朋友跟她說,因為她開始不買手搖杯飲料、或者跟她告解自己不小心拿了塑膠吸管等等,讓雪莉發現只要把自己做好,就能夠影響身邊的人。她不禁思考,也許可能透過網路分享這些想法,讓更多人了解,保護海洋生態與地球環境,沒有那麼遙遠。

「我希望用溫和的方式,讓大家了解環保絕對不是激進的零與一。只要稍微嘗試改變,我們可以有很多種對環境更友善的生活型態。」她懇切地說。

雪莉喜歡海洋生物,連買玩偶時都記著不要浪費資源,節制慾望,只買最喜歡的兩隻。(攝影/王茲筠)

雪莉提倡垃圾減量,是對環境友善盡心力的簡單方法。(照片/雪莉提供)

雖然每個YouTuber投入製作影音的契機與目標未必相同,卻多半有個單純的共通點──相信拍攝影片是一種生活乃至於人生的紀錄。

雪莉還記得,自己之所以毅然決然投入製作影片,關鍵在於一個朋友跟她說:「就算只有三分鐘的熱度,也會留下三分鐘的回憶。」她笑著說:「很熱血吧!所以我就開始拍片了。」而喜歡用影片記錄現在生活的 Jamie也說:「保留美好的回憶,這是我的初衷,是我一直沒有停下來的原因。」

然而,要保持熱情一直放影片到頻道上,卻又不影響正職工作,對YouTuber是一項挑戰。「要在兼顧品質的情況下穩定產出,真的很困難。」雪莉說,一支好的影片,需要花很多時間前置準備跟後製剪接,從構思到完成往往耗時一到兩週。下班回家後已經很累,卻還是要剪輯影片。因此她選擇和經紀人簽約,委請經紀人協助規劃社群經營等事宜。

Lyla 則是傾注整個週末製作影片,先拍 YouTube 跟 Instagram 的更新內容,「通常都是在週末當天拍、當天剪、當天上傳。」她也坦言,準備素材的壓力很大。她會不時提醒自己,不要過度投入,盡可能把週日完整地留給自己與朋友。

Lyla分享的拍照與穿搭技巧,影片製作的所有工作,都是在週末完成。(照片/ Lyla 授權截自影片)

對於多數 YouTuber 而言,產出影片的過程中,最耗費時間的莫過於後製。以 Jamie 為例,製作一支五到十分鐘的影片,通常需要花四到五個小時剪接。而她自己喜歡能夠吸引觀眾注意力的特效,所以也常常觀摩其他 YouTuber 設計畫面的細節,以達到更好的閱聽效果。Lyla 也認為,剪接好壞會直接影響影片質感,所以即使麻煩,她也會努力做到最好。

每個 YouTuber 投注大量心力與時間製作內容,發布後若能得到迴響,是她們最大的成就感。Jamie會站在觀眾立場思考,甚至四處請教朋友對影片的意見,以各種檢討督促自己更加成長。不過,伴隨迴響而來的,是許多不為人知的煩惱。已有多次與廠商合作經驗的 Lyla ,會擔心頻道觀眾看到業配影片的反應。她會更要求自己的影片品質,設法不讓觀眾覺得是一支單純的廣告。

而身為女性 YouTuber,不免會收到人身攻擊的留言或是騷擾的私訊。Jamie 和 Lyla 都說,她們會努力不要讓網路酸民的行為,影響自己現實生活的心情。

今年九月由Google與益普索市場研究(Ipsos)發布的《台灣YouTube 使用行為大調查》指出,台灣使用者平均每週觀看 YouTube 的時間達 14.6 小時,觀看時數較 2016 年同期成長 41%。報告也提及,有 81% 的電視觀眾會在廣告時段分心,轉向使用其他裝置瀏覽網頁或觀看線上影片,網路影音平台的興起,似乎已讓傳統電視大受威脅。

社群影音公司日商點子膠囊 CAPSULE 產品經理薛名喨認為,YouTube 會大幅成長的關鍵,不僅是頻道內容比電視節目多元,還在於時間因素。不同於傳統電視的內容播出必須受限於時段,使用 YouTube 這類新興網路平台的觀眾,可以自主決定觀看時間,相對方便彈性。當觀眾獲取影音資源的可支配時間有限,觀看不同平台的時數漸漸轉移至 YouTube,造成 YouTube 觀看時數大幅成長。這不僅是未來的趨勢,更是此時此刻正在發生的事。

薛名喨觀察,台灣有很多 YouTuber 是值得培育的。(攝影/王茲筠)

提起這個現象造成的變化,他提到,今年舉辦第 52 屆電視金鐘獎頒獎典禮時,曾邀請 13組知名 YouTuber 擔任串場主持。「網路內容創作者,可以參與主流媒介的大型頒獎典禮,是前所未見的。」他說,雖然媒介有傳統跟新興之分,但藝人跟 YouTuber 的本質都是展演,未來這個區別會越來越模糊。甚且,現在已經有多個YouTuber在累積可觀的觀眾基數後,便離開手機螢幕,躍上主流媒體。

「這一切,都是這一、兩年的事。」薛名喨說,當看影片的觀眾變多,能夠帶來的廣告收益變多,廠商也更願意挹注廣告資金於 YouTube 平台,這正是多頻道聯播網(MCN)這兩年在台灣興起的原因。

多頻道聯播網概念與藝人經紀公司相似,只是形式更加多元,可以視創作者的需求有彈性變化,合作對象則為YouTuber。已有YouTuber 會尋求公司協助,委請公司處理部分事務,以更加專心投入內容製作。「我們最在意的是 YouTuber對於經營頻道,是否有足夠的動力。」

雪莉的感想是,YouTube 是包容力很高的環境,各種類型的影片都有人在做、也有人在看,成為 YouTuber 的門檻很低。「只要想要分享、且願意放上自己錄的影片,就踏上 YouTuber 的道路了。」雪莉這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