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公尺跨欄選手吳易穎今年即將畢業,也已順利拿到喜歡的工作。攝影∕馬琬淳。

報導∕馬琬淳

下著雨的午後,雨滴淅瀝淅瀝的打在窗台上。一頭鬈髮,略為黝黑的結實大男孩神采奕奕的走進店裡,他露出笑容,和我打了一聲招呼。

他是吳易穎,臺大商學研究所的學生,今年在全國大專運動會剛拿下一般組400公尺跨欄金牌。

十七年的跑步人生

從小學三年級就開始參加田徑隊的吳易穎,即便扣掉重考,和就讀和平高中時暫時離開田徑的2年半,屈指一算到現在,吳易穎也跑了17年了。人生的精華階段中,田徑幾乎都陪伴著他。對喜歡運動的吳易穎來說,田徑帶給他成就感,也帶給他快樂。

吳易穎國三時拿到800公尺的全國冠軍,讓他感受到得名的榮譽與風光,也覺得自己可以繼續走這條路。然而,萬萬沒想到的是,進入建中體育班後,卻是痛苦的開始。

每天的大量訓練,讓吳易穎苦不堪言。「我剛進去的前兩周,幾乎每天練習都在吐,因為太操了。」他苦笑著說。而即使教練看到同學們都已經倒在地上,還是會叫同學起來繼續跑。

最可怕的是,如果沒有跑到規定的秒數,只要慢了一秒,就要重跑。無止盡般地重跑,常常讓這群學生跑到天黑。「有時候練完不是因為練完課表,而是教練覺得時間很晚了。」吳易穎說。此外,就算下大雨、日照當頭,氣溫高達38、39度,一樣要跑步,沒有休息的一天。

這樣過量的操練,讓吳易穎的身心漸漸承受不住。每當比賽時站在起跑點上,裁判鳴槍時喊「個就位,預備—」時,吳易穎就開始覺得渾身不對勁。「踩在線上時,就覺得快吐了。」他說。

「因為當裁判一鳴槍的瞬間,我就知道我跑回來後不但累,而且還是落後的回來。然後回來時會很不舒服,會倒在地上有種快死掉的感覺。」吳易穎說。只是站在起跑線上,準備出發,就有種無形的壓力籠罩著吳易穎。像是一種制約,讓他聽到槍聲就害怕。

儘管投入大量的精力練習,吳易穎卻只有進步了一秒。國中時跑2分01秒,高一時跑2分整。「有種卡關的感覺。」吳易穎說。

此外,腰傷也讓吳易穎無法練習。現在回頭看,他認為當時的自己想要用受傷來逃避,因為已經不想練習了。在體育班的挫折,讓吳易穎開始思索自己的未來。

「雖然我沒有和普通班同班,但漸漸會有種旁邊這些人的未來會是律師、醫生、甚至總統的感覺。」吳易穎說。他說,體育出身去做相關產業的機會很少,原則上就是體育老師。但是,未來自己只能當體育老師嗎?而且,就算他想當,還可能當不成體育老師,因為一年的缺額不會那麼多。

壓力、受傷和對未來的思索,讓吳易穎向教練坦白,他不願意再繼續待了。他決定休學,重考高中。對他而言,這是一個很重大的決定。「因為以體育選手來講,國中拿過全國冠軍的人,九成九都會繼續練。在一流的體育班練,然後大學繼續拚國手。」吳易穎解釋。

就這樣,吳易穎離開了體育班和田徑,回到普通班。直到上了大學,才重新回到田徑隊,和大學研究所的隊員們一起跑步,一起努力,一同歡笑。

2017全大運比賽時,吳易穎全力衝刺。攝影∕林承勳。

田徑讓他擁有堅定的意志力

「田徑迷人的地方,是我可以一直追求自我提升。」吳易穎說。田徑和球類運動很不同。球類運動比較無法直觀的看見自身的進步,有可能選手其實已經進步很多,但由於對手也進步了,比賽結果還是輸了。但田徑只要從秒數的變化,就可以知道自己在這段期間的努力,是否達到了成效。

吳易穎認為,田徑是個可以客觀檢視,設定目標,自我鍛鍊的運動。它教會他做事時,必須堅定往目標前進的意志力與強大的忍耐力。「田徑是個非常苦的運動,大太陽底下你要一圈一圈地跑。」吳易穎說。這樣的訓練,讓他在念書或做其他事情時,就覺得沒那麼苦。

「我說,體育班的人都會念書。」吳易穎笑說。對他而言,念書就是坐著,打開書本,畫畫重點,還有冷氣可以吹,不用在外頭風吹日曬,不停地跑。他也把練田徑安排課表的方式帶進讀書的方法裡,規劃好自己每天要念的科目,而不是雜亂無章地念。田徑形塑了吳易穎做事的態度,也讓他在課業、社團上,都能夠有好的表現。

吳易穎這樣詮釋跑田徑的樂趣。他說,他看過一本書,裡頭的一句話,他到現在都還記得。「我喜歡那陣風,我創造了風。」吳易穎微笑著唸出書中的話。在操場上跑步、競賽的吳易穎,享受的是風迎面撲來的感覺,享受的是奔馳的快感,也迎向自己嚮往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