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鄭宇茹、姜逸

「Line~」,手機鈴聲響起,原來是長輩傳訊息到家族群組裡,仔細一瞧發現訊息寫著驚悚的字句:

「急件 !★請轉給你的女兒,兒子,老婆,丈夫,朋友,和身邊所有的人及朋友緊急通知:各位朋友請注意,即日起不可食用泰國製之各類罐頭食品,包含臺灣品牌泰國生産者,尤其是泰國罐裝水果食品。泰國200多名愛滋病感染者在患者的首腦的指揮下湧進泰國各家罐頭食品廠裡用自己的毒血滴到罐頭。此事今天早晨已被泰國政府衛生部證實,為了避免人民食用受感染,泰國超市有多款式罐頭已經全面下架。例如:菱芝,紅毛丹,馬駘,龍眼,芒果布丁等等,收到後馬上發給你關心的人。」

其他長輩紛紛附和「太可怕了!」、「感謝提醒」等字句。

半信半疑的你將訊息丟上網查,馬上就發現早在2013年衛生福利部就曾發聲明稿表示:

「食品藥物管理署表示,有關近日社群網站上流傳”泰國所生產之水果罐頭疑似遭愛滋病患者血液汙染”之訊息,經該署洽請我國駐泰國代表處經濟組查證,並未有此事,且泰國貿易經濟辦事處已於該處網站澄清有關泰國水果罐頭遭污染事件為謠言。食品藥物管理署呼籲切勿散布不實謠言,以免觸法。」

你急忙地將澄清公告貼到群組,希望不實消息不要再繼續轉傳。然而,現在已經是2017年了,為什麼這則訊息仍被瘋傳?

長輩助長謠言散播

仔細看這些長輩傳來的訊息,多數和生活保健知識相關,再帶點恐嚇、勸導的文句;偶爾穿插一些來路不明的專家背書,看起來煞有介事。長輩關心家中後輩,不假思索隨手就轉發到家族群組、晚輩手中。

中年及銀髮族群對於LINE上轉傳的醫藥訊息,通常不會有太多質疑。這或許與他們的成長背景有關,他們的年代教育灌輸他們要相信權威。這類訊息還會加上「榮總醫師說」、「英國研究」等等權威來源,來增加訊息的可信度。

「看到對健康有益的訊息,就會分享給親友,希望他們也能健健康康的。」現年61歲、經營補習班的楊秀滿說道。問及是否曾經懷疑過訊息的真實性,她揮揮手說:「工作太忙了,哪有時間查證啦!」

就讀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四年級的張昕妤表示,她59歲的父親每天都會轉傳至少三則的醫藥訊息給她,大部分是影片或文字搭配影片。「他總說,是為了我的健康著想。」張昕妤苦笑。她也提到,大部分時間她並不會主動去點開她父親傳的這些訊息,但有時候收到的訊息實在錯的太離譜,她就會去找勘誤的資料給父親看。

這類訊息不知真假,一旦將內容丟上網查詢後,發現大多出自專門生產大量文章、以賺取點閱率的內容農場。尤其,由於內容農場的內容大多誇大、聳動,甚至不實,很容易在網路上就能查到所謂的「打臉文」,卻成為老人最主要的傳播內容。

而內容農場是以獲得點閱率及流量為最大目的,來賺取網路廣告的網站。以《數位時代》2015年台灣百大熱門網站排名中,第37名的Giga Circle,就是典型的內容農場。

Giga Circle主打靠文章點閱率就能賺錢。他們提供平台讓創作者發表創作,網站與創作者能同時賺取收益。Giga Circle同時鼓勵創作者,透過各種媒介分享自己的文章增加收益,因此LINE、臉書、論壇等,就被這些內容農場的文章充斥。Giga Circle的網站上宣稱,每一千個訪客,創作者可以獲得2~4塊美金。

這種看似鼓勵創作的理念,卻衍生出許多錯誤百出、與事實不符、斷章取義的文章,原因在於部分創作者的文章,並非真正「創作」,而是將網路上的資訊,在未經查證下,拼湊成一篇文章。卻因為內容農場業者並不監督創作者的文章。當創作者文章不實或侵犯著作權時,內容農場業者只需提供創作者資料給相關單位,就能全身而退。而這些劣質文章的作者即便遭到停權,文章卻也未必會下架,且早已在社群媒體間傳遞無數。

許多年輕人感到納悶,為什麼長輩老愛傳些假消息或謠言?長輩在Line轉發這些訊息,已經成了「早安圖」之後,最讓年輕人困擾的行為。

目前就讀政大傳播研究所的黃馨儀,也時常面臨這種狀況。起初他看到長輩傳來疑似假消息時,還會主動上網查證,再將結果貼到群組中。同時提醒他們可以查查看,就知道消息的真假。但長輩看了之後卻不解:記者為什麼要散播錯誤消息?

然而,長輩弄不清楚的是,Line上的不實訊息,幾乎都是出自內容農場,而非記者之手。黃馨儀無奈地表示:「他們不知道什麼是內容農場。我媽能分辨得出業配新聞,就很了不起了。」

儘管黃馨儀之後收到假消息時,依然會查證,卻已不想反駁了。她說:「會覺得他們某程度也是好意,例如健康的、詐騙的,都是擔心的立場,我也就算了。」而她將自己遭遇的問題發在臉書上後,發現許多同齡朋友也有相同困擾。

隨著智慧型手機越來越普及,即時通訊軟體跟著快速崛起。創市際市場研究顧問公司進行一項台灣民眾手機即時通訊軟體調查,結果發現LINE在台灣的通訊市場竟然一家獨大,下載率高達92%,遙遙領先第二名的Facebook Messenger (39.8%)以及第三名的Skype(27.0%)。

尼爾森2016年媒體大調查結果(Nielson NetWatch),LINE的台灣用戶已逾1800萬人。以分眾的LINE使用人口比例來看,40至49歲以及50至65歲的中年人,使用比例都超過九成以上。相較於臉書等其他社群網路平台,這個現象是比較少見的,也意即LINE成功吸引了許多非數位原住民的中年以及銀髮族客群。也由於Line在台灣如此受歡迎,訊息快速傳遞間,已經是真假難辨。

法律是對付造謠的人最好的方法?

想找到Line上轉發不實訊息的源頭?很抱歉沒辦法。根據Line的New Business Development資深經理余淑婷表示,因為Line本身的設計,公司無法儲存客戶端的訊息,因此想要追謠言最初的起源,是非常困難的。

對於這個現象,專門研究言論自由、擔任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所長林子儀認為,謠言之所以會滿天飛,原因在於接收訊息的人並沒有能力判別真假。當他們覺得訊息有用,且是從信任的人或群體傳來時,便信以為真,同時繼續助長錯誤訊息的傳播。加上現在科技進步,網路訊息散布的速度非常快,有時閱聽人對錯誤的訊息已先入為主,反而讓後續的澄清動作面臨很大的阻力。

轉傳這些錯誤訊息,卻未必有法律責任。林子儀認為,真的要判刑其實很難,以醫療保健訊息來說,錯誤訊息可能會影響一個人的身體健康。但會造成這樣的結果,並非轉傳訊息者的本意,中間沒有直接的關係。

假新聞怎麼解?

近日,假新聞議題受到台灣社會關注。g0v零時政府也有專案正在開發「真的假的LINE BOT」,使用者只要將不確定真偽的訊息轉傳到LINE BOT,透過群眾智慧,回傳更多元的解釋與觀點,甚至能夠分辨訊息是否有部分錯誤之處,就連政務委員唐鳳也曾在臉書上宣傳過這個專案。

不過,「真的假的LINE BOT」資料庫仍在建制中。但這項新功能的突破,也讓許多人看到闢謠的可行性與必要性。

關心網路使用的g0V零時政府成員、負責【真的假的 Line bot】的Johnson Liang指出,當初便是觀察後發現家中長輩雖然接觸網路比較晚,不太會主動上網查證,但對Line的轉傳功能卻十分上手。看中這點,他靈機一動發想出利用在Line上轉傳訊息到Line bot帳號,讓機器人從蒐集到的資料庫中,找出能闢謠的文章並回覆,讓使用者能夠直接轉傳。

Johnson Liang認為這個專案的初衷,並不是要提供正確答案給民眾。他不覺得自己有這麼大的權力,告訴大家什麼是對什麼是錯。而長輩之所以會相信那些假消息,是因為他們只看到一種說法,並非真的無知、沒有判斷是非的能力。他希望藉由這個平台,連結到其它文章,讓更多意見有被看見的機會。

Johnson Liang希望透過提供一個平台,闢謠之外,也讓不同聲音有被看見的可能。(攝影/鄭宇茹)

而在這個專案中擔任小編的李比鄰則認為,在假訊息醫藥的部分,比較難判斷的是「保健」類別。因為有些事情很難說某件事情一定會有療效,或一像是某種習慣導致了癌症的生成或疾病的產生,是不是直接的因果關係,比較沒有辦法輕易辨別。

在這種情形下,他們能做的,便是盡量找到曾有醫師發表相關資訊、或是其他網站中曾提供的佐證、意見。因為專案開放所有人都可以登入成為小編,所以並非每個小編的專長,都符合假消息的內容領域。儘管這個專案現在還在開發中,卻讓長期飽受Line上不實訊息所苦的民眾,看見了一道曙光。

除了【真的假的 Line bot】,還有其他致力於闢謠的媒體,如:蘭姆酒吐司、美的好朋友等,甚至連衛福部自己也有闢謠專區。在科技進步、訊息量爆炸的年代,有人選擇用科技的方式解決問題,有人選擇辦一個媒體專門闢謠,但如何找到「相對正確」的訊息、不輕易被誤導,是每個人身在這時代的重要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