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俐瑩(著紅帽)稱廖智雄(著黃褲)為「最帥教練」,並表示教練和球員處得相當不錯,從來不曾因為成績不好,而責罵球員。攝影/羅崇綱

報導/羅崇綱

106年全大運一般女子組球道賽在今日(10日)進入決賽,由銘傳大學的吳俐瑩對上國立屏東科技大學的曾彥慈。兩人在前三天的賽程中過關斬將,一路殺到決賽,雖然彼此相當熟識,卻都是第一次進入冠亞軍爭奪戰。比賽最後,吳俐瑩以六比五的成績擊敗曾彥慈,獲得個人球道賽冠軍。

全大運進入第四天,吳俐瑩和曾彥慈這幾天累積下來的疲憊,從表情和動作上都可以輕易看出。這場比賽兩人從一開始就咬緊比數,一直到第十球道結束,曾彥慈僅獲得一分領先。

曾彥慈接續前三天穩定的表現,直到冠軍賽的第十球道,仍然保持一分領先。攝影/羅崇綱

曾彥慈本來只要贏下第十一球道,就可以順利結束比賽。吳俐瑩卻大膽進攻,以三桿過門把比數再次拉成平手。兩人在第十二球道再次和局之後,比賽進入第十三球到的延長賽。最後,曾彥慈無法順利守下球道,讓吳俐瑩坐上冠軍寶座。

第十三球道加班賽,兩位選手都相當緊張,連旁邊站著的觀眾都能感受到比賽的張力。攝影/羅崇綱

吳俐瑩今年大三,馬來西亞人,球齡只有短短一年。吳俐瑩表示自己大二才開始接觸木球,那年的全大運,她只拿到團體桿數賽的亞軍。在參加這次比賽之前,吳俐瑩其實不認為自己可以得獎。

吳俐瑩(中間戴紅帽)來自馬來西亞,到台灣後才學習木球。卻在第二次參加全大運時奪金,表現非常亮眼。攝影/羅崇綱

雖然吳俐瑩認為作球是自己的一大優勢,總是能將球送到選定的位置。但是隊上還有更厲害的學姊、學妹,加上自己在賽前受重傷,必須時常到醫院復健。幾經評估過後,自認為可能沒辦法接下球道賽的重任。

在聽完吳俐瑩的解釋後,教練廖志雄卻依然幫吳俐瑩報名個人球道賽,並對她說:「你行的!」

吳俐瑩在前三天的賽程中,連戰連勝,順利進入冠軍戰。她坦言,四強戰是自己最緊張的時刻,畢竟都已經走到這步田地,自己絕不想要變成「最傷心的人」,也因此壓力特別大。

直到最後竟然拿下金牌,這個意外的收穫,真的讓吳俐瑩有點不可置信。她認為對手曾彥慈的實力,絕對在自己之上;或許是自己本來就不抱期望,反而可以更平心靜氣地去面對挑戰,最後驚險勝出。

吳俐瑩在賽後特別感謝自己所屬的銘傳大學木球隊。她說,「最帥教練」廖智雄面惡心善,總是會親自指導球員球技;球隊的成員則是從比賽一開始就全程加油到最後。吳俐瑩還感性地說,每當她心情慌張的時候,只要往那個方向看過去,同伴絕對不會缺席,還會比手勢示意自己打得很棒。銘傳大學木球隊的所有隊員,都是吳俐瑩背後最大的靠山。

吳俐瑩說,拿到這個冠軍,會讓自己的壓力更大,因為明年她想要繼續爭取連霸。

吳俐瑩在贏得比賽之後,馬上衝往銘傳大學木球隊球員的懷抱,好好感謝他們的陪伴。攝影/羅崇綱

曾彥慈在這場比賽依舊保持穩健的球風。曾彥慈明年即將畢業,又正巧碰上球隊的換血期,非常想給學妹留下努力的目標。或許是因為想要奪冠的壓力,竟出現幾次攻門的關鍵失誤,讓她在場上一度情緒崩潰。

曾彥慈在第十二球道時,壓力大到一度情緒崩潰,這也影響她最後的名次。攝影/羅崇綱

曾彥慈表示,雖然是第一次進入冠亞軍戰,還是想要在最後一年全大運,一嘗冠軍的滋味。曾彥慈描述,本來在第十一球道時,就有機會提前結束比賽;卻以失誤收場,讓她當下難以忘懷。另外,曾彥慈也說,自己也沒想到,可以一路殺到冠軍戰,奪冠的企圖心讓她壓力倍增。

曾彥慈在畢業之後,想要繼續從事木球的相關職業。她描述木球是一樣「神奇」的運動,讓她好幾次覺得可以放下離開,卻又始終無法真正抽離。

曾彥慈認為木球真的變化無窮。她說:「木球的球道很長很長,卻有可能一桿進洞,也有機會打了好幾桿仍無法進洞。」此外,曾彥慈也希望能參加國手選拔賽,跟公開組的選手互相學習。她也期許自己有一天,能成為國家代表隊,為國爭光。

吳俐瑩(圖右)決定在領到吉祥物「娟妹」後,獻給在場內外都相當支持他的學姊。這也是學姊在比賽前就一直很想要的禮物。攝影/羅崇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