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王子欣、田孟心

為維護芝山岩周邊景觀資源,台北市都發局提出《芝山岩地區景觀管制計劃草案》,芝山岩周邊建築將限制高度,引發當地居民正反兩極聲音。5月22日時,台北市長柯文哲前往台北市議會進行專案報告,雙方人馬攔路陳情。一方要求撤回草案,另一方則要求柯文哲不要被民粹綁架。

綜觀各家媒體報導,支持限高方的「芝山岩永續聯盟」認為,芝山岩具景觀、文資與生態價值,維護得好能帶動地價,共創地區雙贏。支持限高方聯合景觀團體、都市規劃團體、文史團體,並提出連署名單要求「柯P要撐住」、「局長要撐住」。芝山岩居民、中研院研究員陳儀深說,沒有芝山岩、雙溪,就沒有現在的地價。大樓林立遮住景觀,地價反而下跌。

反對限高的「芝山岩自救會」、「福志里反市政迫害聯盟」與台聯市議員陳建銘、國民黨汪志冰、新黨潘懷宗等人,當天也向柯文哲遞交陳情書。居民表示,「芝山岩地區景觀管制計畫」違反《都市計畫法》第 27 條第 1 項規定,違法限高、配套不足、影響都更權益,限制居民財產權,不符合比例原則。

都發局日前回應,已充分收集地方居民及文史團體等陳情意見,後續草案計畫將併同提送都委會審議,將配合都委會決議辦理後續事宜。

事隔兩週後,芝山岩週邊地區依舊因為此議題沸沸揚揚,支持限高方持續在街頭發送傳單宣揚生態保育理念,反對限高方亦在網路社群研議對策進行社群推廣。

炎熱的午後,年輕的岩山里里長王芝安在街頭揮汗拿著看板,為路過行人殷切解說。她是支持限高方的代表,遊說內容包括「芝山岩是台北市一顆珍貴的綠寶石,擁有生態和文化遺產」、「限高並不會影響都市更新,反而好的自然環境沒了地價才會下跌」、「都市更新對於超過五樓的房屋持有者來說並不划算,大部分的利益是被建商拿走」。

岩山里里長王芝安認為,為了維護芝山岩的生態環境與視覺景觀,有必要限制建築物高度。攝影/田孟心

淡江大學建築系教授劉欣蓉也到現場,兩名支持限高的成員透過看板的容積率、建蔽率數學公式等資訊,說明若不限高將損害居民更多權益。劉欣蓉認為最好的方式是自主都更,請建築經理公司為居民提供專業服務,搭配景觀管制配套,才能讓土地持分保留最大。劉欣蓉信心滿滿地說,自主更新後的7、8層樓公寓,未來絕對會比20層樓的公寓更有價值,將會是稀有商品。

芝山岩周遭的房屋,大多是沒有電梯,4、5層樓高的公寓,已經不符合都市相關法令。劉欣蓉篤定表示,這些公寓絕對可以申請容積獎勵,以土地乘以基準容積225%,再乘以獎勵容積35%與免計容積30%,配合景觀管制方案的建蔽率,由原本的45%放寬為60%,屋主既可以維持原樓層面積,又可多蓋出2.5層樓的面積出售。

劉欣蓉接著說,芝山岩的房價,是造價的3到4倍之間;換句話說,多蓋一層樓,就可以負擔另三層樓的營造成本。

此外,反對派芝山岩里民自救會則擔心,建商將會因為沒有利益而不肯與居民合作建屋。

稍晚,反對限高的芝山岩自救會會長,名山里居民林慧隆,帶著沈重的公事包來到餐廳,裡面裝著三本歷年管制限高研究和計劃書。法律出身的林慧隆首先提出《都市計畫法》第 27 條第 1 項規定:為配合中央、直轄市或縣(市)興建之重大設施時,當地直轄市、縣(市)(局)政府或鄉、鎮、縣轄市公所,應視實際情況迅行變更。林惠隆指出政府作為應該符合程序正義,當地並無設置「重大設施」,政府沒有權利限制人民財產。

芝山岩自救會會長林慧隆在厚厚的資料中,說明建築高度與生態並無直接影響。攝影/田孟心

再者,他表示鄉村天際線跟城市天際線不同,台北市是人口稠密的城市,房子高是城市必然的現象。如果建築高度會影響生態,對方陣營必須拿出研究證據,而不是以環境保護為由無限上綱,否則全台各地值得保護的地域周圍都該一視同仁地限高。芝山岩自救會代表周佳君線上受訪時指出,限高將會影響當地都市更新進程,老舊建築的問題會是當地居民承擔。兩人也回應支持限高方的說法,認為「我們反對政府管制高度,也可以自主都更,這跟限高沒有直接關係。」

綜合雙邊說法,芝山岩限高這個各說各話的爭議案件,交集似乎並不在於自主都更和環境保育,因為雙邊都希望能自主都更,不被建商財團壓榨;兩造亦皆有成員在環境保護團體服務,因此並非過去新聞報導中看到的一邊代表「經濟利益」,另一邊代表「自然生態」彼此拉鋸。

癥結點應在於,法規定義為何?《都市計畫法》是否合用?芝山岩類型之綠地、文史遺跡是否有特殊保護的必要?周邊建築高度是否與生態衝擊有正相關?以上這些問題,才是雙邊真正需要對質協商的。全案正在都委會審查,在這過程中,盼雙方能就上述爭議進行會談,做出對芝山岩當地三個里居民最有利的共識。

影片連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