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廖羿雯、黃楸晴

製圖/林儀、廖羿雯、游任博

在大眾眼裡,參加路跑不僅可以活動筋骨、促進健康,也可以順道去各縣市遊玩,兼具了運動、社交與觀光功能。2011年全臺的路跑賽事僅89場,到了2016年達到746場,每週平均有14.3場賽事在各地舉行,路跑活動已經成為一股全民熱潮。

但鮮少人注意到,在空氣品質不佳的時候跑步,其實對人體的傷害很大。今(2016)年於美國科學促進會(AAAS)發表的一份研究顯示,全球每年大約有550萬人因為空氣污染而死亡,即使是在低程度的空污下也存有健康風險。其中,「細懸浮微粒(以下簡稱PM2.5)」廣泛分佈於室外,成分複雜、污染範圍廣又持久,可經由肺泡進入人體血液中,比起其他的空氣污染物質,會造成更多的健康危害。

例如今年11月19日在高雄舉行的「24小時超級馬拉松亞洲盃暨大洋洲盃錦標賽」,而當天高雄左營測站PM2.5數值遠超過紫爆等級的71ug/m3(微克/立方公尺)。時間再往前至2月份,同樣在高雄舉行的「MIZUNO國際馬拉松」,有將近 3萬人參加。當天行經的路線中,也有不少測站的PM2.5數值呈現紫爆,但路跑活動卻照常舉行。當時有一名男跑者在比賽中昏倒送醫,儘管PM2.5濃度過高不是直接導致路跑者休克的主因,仍然有不少醫師與公民團體公開呼籲,建議民眾避免在空氣品質不佳時參加路跑。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空氣品質監測網尚未提供2016年各觀測站完整的每日空氣品質數據,因此本報導根據現有的數據,整理2014、2015年每一場42km全程馬拉松比賽的空氣品質,並依環保署訂定的指標,將各賽事的PM2.5濃度做出區分。

從指標的「中度」開始,環保署就建議有心臟、呼吸道與心血管疾病的民眾,要減少戶外活動。根據統計,2015年間全臺計有152場全馬馬拉松,圖一進一步呈現出暴露在非常高(紫爆)、高度與中度的場次,分別是2場、7場與23場;其中,在高度警戒的空氣品質下舉辦的全馬比2014年增加了3場,中度則增加了4場。

image

圖一:2014與2015年馬拉松場次與空氣品質對照圖。製圖/林儀

細看2015年PM2.5濃度達中度警戒以上的32場馬拉松賽事(圖二),地點主要集中在西半部的中南部地區。特別是臺中、彰化、南投三縣市中,就有四場賽事PM2.5濃度介於54~70 ug/m3之間,已達可能引起人體不適的程度。

而臺南、高雄、金門亦各有一場馬拉松的PM2.5濃度高標。兩場紫爆的馬拉松則分別是南投縣的「杉林溪森林馬拉松」,以及嘉義市內的「GO雙潭馬暨北迴慢跑30年慶」,當日PM2.5平均濃度分別高達73.385與92.125 ug/m3,遠遠高於WHO所建議的日平均值25 ug/m3。

image

圖二:2015年細懸浮微粒濃度中度警戒以上馬拉松賽事位置分佈圖。製圖/廖羿雯

臺大公共衛生學系教授詹長權在<台灣PM2.5的心血管健康及疾病負擔>一文中曾經提到,如果短期內(幾小時到幾天)吸入過多的PM2.5、或者長時間(幾個月到幾年)吸進過量的PM2.5,都會增加呼吸道疾病、心肌梗塞、慢性阻塞性肺病等疾病的發生和死亡率。

PM2.5對於跑者的傷害更是深遠。詹長權說明,馬拉松跑者在跑步過程中會大口吸氣、吐氣,吸入的PM2.5含量至少是正常活動的3到5倍。但是多數專業的馬拉松跑者,並不會因為空氣品質糟就中止跑步訓練。

已有10年跑步經驗的蘇志濱,是2015年「台灣米倉 田中馬拉松」比賽全馬男子組的冠軍。蘇志濱和他身邊的跑友們幾乎都是比賽型選手,平常偶會關注PM2.5及當日空氣品質的狀況,卻也不會因此選擇跑室內跑步機,因為效率並不高。

蘇志濱提到,雖然沒有明顯地感受到空氣品質惡化的情形,但若比較多年前和現今的晨跑經驗,他發覺現在跑步時鼻子容易感到不舒服,但不敢斷言是否為PM2.5所導致。然而蘇志濱也坦言,即使空氣汙染的情形日趨惡化,自己也不可能中止長跑的習慣。

不僅馬拉松跑者不願更改跑步習慣,政府目前也多缺乏防範跑者吸入更多污染物質的措施。

經常與各縣市政府合辦路跑比賽的中華路跑協會秘書長陳華桓解釋,大型的馬拉松賽事往往是一年前就開始籌備,取消或改期牽連甚廣。陳華桓認為,倘若政府機關沒有下指令,辦理單位就貿然停辦,對贊助商、跑者、工作人員等都是一種傷害。

而曾協助舉辦2015年田中馬拉松的彰化縣政府府內的蔡姓僱員則表示,政府方面能做的就只有「宣導」,提供民眾有關判斷空氣汙染指標的文宣,讓民眾自己判斷。

即便田中馬拉松當日PM2.5濃度為高度警戒,也沒辦法強制要求主辦單位取消賽事,蔡姓僱員苦笑著說:「因為這完全沒有法源依據啊!」同時他也認為,民眾的空汙意識尚未強烈到要求停辦馬拉松比賽,「還是有很多人在外面跑步跟騎腳踏車,每個民眾會自己選擇。」

陳華桓說,跑步可以促進人體排汗、排毒,相較於不運動的風險, 空氣污染時從事戶外活動對跑者究竟有多大的影響,此嚴重性是政府機關或環保署應該給予提醒的事項。陳華桓更認為,臺灣的空氣污染相較於東南亞或其他國家,其實仍不算嚴重:「更不要說中國了,中國一年一萬多場路跑也還在辦啊。。」

顯然不論是地方政府或是相關辦理單位,面對比賽當日空氣污染值超標的情況,似乎都束手無策,也無任何備案措施。詹長權批評:「在空氣品質不好時路跑簡直是慢性殺人!政府和主辦單位都難辭其咎。」

此外,本報導也發現,這些馬拉松賽事中,之所以有這麼多場次的比賽PM2.5濃度偏高,與地點、時間的關聯密不可分。跑步時若是氣溫或濕度太高,而不利散熱,都可能造成跑者熱衰竭甚至是中暑,因此路跑賽事大都舉辦在冬春兩季。然而每逢冬天大陸冷高壓挾帶中國的霾害南下,臺灣各地的PM2.5普遍都會上升。

環保署將全臺分成8個空氣品質觀測區,觀察2015年12個月份的PM2.5之濃度(下圖三),可看出各地區的PM2.5濃度從大約9月左右開始上升,並在1至2月間達到高峰,顯示臺灣冬季時的PM2.5濃度確實較夏季高。若以PM2.5濃度來說,冬天並不適合戶外路跑。

其中全年平均濃度前三高者為高屏、雲嘉南與中部空品區;最低的則是宜蘭與花東。

image

圖三:2015年各地區每月PM2.5濃度變化趨勢圖。製圖/游任博

綜合分析圖二與圖三,若單純考量空氣品質的好壞,每年的10-3月PM2.5 濃度普遍較高,其中又以中南部情況最嚴重,因此最不適合舉辦馬拉松賽事。而上述32場2015年PM2.5濃度中度警戒以上的馬拉松比賽(見圖二),正多是舉辦於該年11至3月的中南部地區,與本報導統計相呼應。可見路跑者曝露在PM2.5中度警戒的比例過高,實在有必要鄭重提醒。

image

攝影/游任博

2015年152場馬拉松賽事中,扣除掉PM2.5高度警戒、紫爆的場次後,剩下100多場比賽的PM2.5濃度是中度與低度,按照環保署訂定的細懸浮微粒指標分級,屬於一般民眾可「正常戶外活動」的等級。不過詹長權指出,跑步屬於劇烈運動而非一般活動,應將PM2.5濃度乘上3至5倍,所以多數路跑狀態下的PM2.5其實幾乎都有超標。

由此可知,在PM2.5濃度太高或者任何空氣品質不佳的時候長跑,對跑者確有危害。如果想要確保民眾健康,環保署實有責任嚴格訂定馬拉松的PM2.5指標;若從空氣品質的好壞判斷,台灣的路跑比賽最好也應辦在花東舉行,西半部並不適合。而各地方政府也應設法訂立相關的應對規範,讓各主辦單位可依法循行。

否則,PM2.5超標的路跑比賽將還會一再發生,當地方政府與主辦單位責任尚未能清楚釐清時,路跑民眾可能已經失去了健康。

image

攝影/林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