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澳漁村港口內停泊著舢舨船,漁民除了會乘舢舨船捕魚外,舢舨船現今也變成休閒漁業裡供遊客體驗「一日漁夫」的乘船工具。攝影/黎育如

報導/黎育如

「一般人可能只看過漁夫抓魚上船的,沒看過漁夫抓魚還放回海裡的。」新北市貢寮區福連里里長吳文益,用輕鬆平淡的口吻說著他的放生論。他的想法或許違反常理的景象,卻是福連里內卯澳漁村漁民最平常的生活樣貌。

卯澳位於台灣極東點三貂角的西側,與北海岸的金山、萬里連線形成沿海漁業的重點海域,沿海聚落人口多為漁民家庭所組成,漁民必須「靠海吃飯」的漁,一年四季都在海上忙碌。如今正值螃蟹盛產的秋季,東北角海岸的漁村市集裡隨處可見美味的秋蟹。

「七蟳、八市仔、九毛蟹」、「九圓十尖」,這些是漁民最熟悉不過的傳統俗諺,農曆七月要吃蟳、八月要吃市仔、九月吃毛蟹,在農曆九月螃蟹產卵季節,高客最愛吃身圓母螃蟹,十月則吃身尖的公蟹。為了迎合市場,漁民會投饕客所好。

此刻正值農曆九月母蟹抱卵的時節,卯澳漁村卻有著別於傳統俗諺裡挑螃蟹的漁作方式,同樣也是漁民的吳文益說,如果捕到負責繁殖的母蟹,他們都會選擇放生,讓母蟹能在海中繁衍下一代。

放生為了永續

這種看似違反常理的「放生」漁作方式,正是卯澳漁民眼中「永續」的好方法。而現年五十八歲的吳文益,年輕時就在海上討生活,親眼見證了沿海漁業從興盛走向衰敗,再從衰敗走向永續的歷程。

卯澳的地形屬於海灣,位在大陸沿岸流及黑潮的交會處,海流交換旺盛,群山圍繞的卯澳也是坑內溪、豬灶溪、榕樹溪三條野溪的匯聚出海口,海域豐富的營養鹽帶來了多元的魚蝦貝類以及藻類,其中又以九孔、石花菜、蜈蚣菜、海膽、龍蝦等資源最為富饒,吳文益開心的說,這裡的環境真的是得天獨厚,已經可以撐起了卯澳當地的漁業經濟。

於是「卯澳」這個地名的「卯」字,在當地漁民的眼中更有台語「卯死啊!」的意涵。

隨著繁榮的漁村經濟,當地聚落也發展出獨特的樣貌,保存下來的石頭屋見證了早年濱海公路還未興建,漁村靠海生活的歷史,石頭屋本身的建材不但就地取材,早年更作為人們生活和存放漁獲的重要場所。

漁業生態亮紅燈 吳文益回想著過去漁村鼎盛的時期,他說在民國七十年以前,公路還沒開通,漁村有一百多戶人口,小小漁港的海面可以擠滿三百多艘船,卯澳灣隨處可見體型健康的九孔、龍蝦、黑毛等等珍貴漁產。但大約在十年前,那時吳文益擔任漁會理事長,發現漁民為了能更多漁獲,導致毒魚、電魚的事件層出不窮,他漸漸意識到,曾有「小基隆」之稱的卯澳灣生態正遭受嚴重的威脅。

與此同時,卯澳所在的貢寮區,當地人雖然稱之為九孔鮑魚的故鄉,但在民國九十年之後因不敵中國大陸的進口市場而日漸衰落,漁村的年輕人口也日漸外流。吳文益記得當年為了要提升本土的競爭力,多數的漁民都會為九孔鮑魚做「近親繁殖」,但到了民國一百年之後,因自覺近親交配後的九孔鮑魚抵抗力弱,不但對當地的漁業生態造成傷害,更無法「永續經營」下去。

面對海洋資源日漸枯竭的困境,卯澳漁村在地民眾開始展開自力救濟的行動。十年前,在卯澳社區發展協會顧問林勝義的引導下,卯澳漁村首先推動維護溪川的行動,以避免溪川的水源遭汙染,進而危害海洋。

吳文益認為「自覺」是開啟當地漁民守護海洋決心的契機點,於是在四年前,漁村的漁民與公部門合作,成立了一個由漁民自發組成的「巡守隊」。

漁民自組巡守隊

巡守隊的成立,意味著漁民必須改變過去習以為常的捕撈模式,從自身做起來維護漁業資源,要依照法規禁捕體型過小且尚未繁殖後代的海洋生物。更具體的規定如九孔殼要六公分以上、海膽殼要八公分以上、龍蝦十公分以上、石斑魚、竹筴魚、瓜子鱲一定要超過二十公分,才可以捕撈,否則都要放生。

在多次召開巡守會議之後,許多漁民都有共識要規範漁網的使用,並且呼籲政府收回舢舨船的下網執照,如禁用三層網、流刺網等等會一次將大小魚都趕盡殺絕的捕具,即使是使用單層網,網目也必須大於三公分以上。吳文益說只捕撈體型夠大的魚,是漁民的共通意識。

然而,吳文益也提到,這樣「自律」的想法,剛開始曾遭到不少漁村耆老的反對。像是吳文益的伯父就認為自己用傳統的方式捕魚,已經超過一甲子,要改變非常難,而且會影響收入。但多數漁民卻多已自覺到,不能只著眼於眼前「短期」的經濟利益,海洋資源若能經過維護而復育,漁獲不但能長期穩定下來,卯澳灣還能發展休閒漁業,帶領外來的人體驗當地友善漁作,進而興盛整個漁村。

栽培漁業示範區 

永續的想法,帶來未來的美好想像,讓漁村的耆老漸漸認同,漁民紛紛動起來進行巡守工作,吳文益表示,巡守隊大約由三十名漁民組成,重點工作是每天兩人輪班在陸域和海域巡邏,宣導正確捕魚觀念,以及規勸外來人的不當捕撈行為。

「但其實一開始漁民心裡都怕怕的,」吳文益談起了巡守隊剛成立運作時,漁民們心裡都有難以跨越的恐懼。因為巡守隊並不具有執法權力,在進行規勸和宣導時總會有種猶豫、不踏實的感覺。

但到了2016年,政府選中卯澳做為全台灣第一個栽培漁業示範區,在卯澳地區推行「以海為田」的友善漁作,政府對卯澳自然環境的肯定增強了當地漁民的信心。後來擔任巡守隊隊長的吳文益則告訴大家,巡守隊是必須與政府一同合作的,巡守隊負責舉發所有的不當行為,而海巡署就負責執法處罰不當行為。這才讓巡守隊的漁民心理,放下了心裡恐懼的大石頭。

共同守護海洋

「這個灣就是漁民們家的門口,他們都很樂意保護自己的海和自己的溪流。」負責輔導卯澳灣巡守隊的新北漁業處承辦人俞怡君表示,政府相當肯定漁民自發性的保護海洋的行動,同時會提供巡守隊資源並進行漁民教育,海洋大學和海洋科技大學等學術機構,也會在卯澳進行社區蹲點。

俞怡君表示,透過教育以及與外來學生的交流,漁民也漸漸翻轉了傳統的觀念,慢慢摸索出巡守的模式。

而巡守隊除了規範漁民、宣導遊客之外,吳文益指出巡守隊也相當重視海洋的環保工作,漁民會主動去清除先前附著在暗礁上的漁網,撿起沉入海底的廢輪胎或大型垃圾。

卯澳巡守隊的成立,也帶動了漁村年輕世代對海洋生態的關懷,吳文益談到,漁村內的福連國小就很重視生態課程,每到畢業季節即會放流幼苗,而巡守隊藉著負責監控幼苗的成長,檢查外來潛水客捕捉是否符合規定。

卯澳歷經海洋資源枯竭的危機,漁村人口近三十年來又大量外流,但當地漁民仍舊不放棄再次看見漁村復甦的希望。漁民透過巡守隊的工作,翻轉了傳統漁作可能會危害環境的觀念,在保育卯澳灣的同時,重新找回漁村的驕傲。

就像吳文益在漁村進行導覽解說時,會對自己漁村的漁作成果感到驕傲,不忘跟每一個外地人說著「福隆有福隆便當,我們卯澳有小卷米粉!」

「人家農夫種田,我們漁民種海!」這是每當巡守隊跟外地人說起自己的工作時,會不自覺流露出的自信語氣。

卯澳漁村內海堤圍牆的彩繪,上方的題詩展現了當地漁民「永續漁作」的觀念。攝影/黎育如

連里里長吳文益,同時也是巡守隊的一員,平日還擔任漁村的導覽解說員,向外人推廣卯澳漁村的漁作經驗以及當地漁村文化。攝影/黎育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