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是許多街友的收入來源之一,一名街友在公園椅上安睡。攝於中華路一段。

報導、攝影/林祉延

時序漸入暮秋,夜晚台北的空氣透著秋天的涼意,眼看冬天將到,意味著露宿街頭的街友們,即將面對寒冷漫長的冬夜。

台北車站、西門、萬華等都是街友聚集、休息的地方。在白天辛苦而漫長的工作後,露宿街頭的街友仍得面對路人異樣的眼光。落腳處冰冷的地板、路上車聲、燈照等,街友勢必無法安眠,隔日是否仍有足夠體力應付工作都是問題。種種生活上的不便,均造成街友生活品質低落的惡性循環。

根據台北市政府社會局統計資料,截至今(2017)年九月,台北市列冊遊民人數已達683人次。許多人因社會結構的轉變或經濟的困頓而陷入生活危機,而社會冷漠疏離與支持系統薄弱,更是雪上加霜,讓他們終至流落街頭。

近年來,政府機構與相關社福團體就街友安置問題,進行許多討論,仍然無法真正解決問題。在台北,公辦及民間團體僅能提供不到兩百個床位,致使許多街友沒有機會入住。

另外,公辦收容所迫於周圍住戶、地價等壓力,不得不選擇在較為偏遠設立安置處,且對街友的生活管制嚴格,因此街友出於收容所離工作地點太遠,或因無法適應約束的生活,而不願入住。

街友常得面對路人的異樣眼光,在社會歧視的眼光下更難以找到安身之處。攝於西門町。

許多街友因為「戶籍」以及「無居所」,而無法申辦到該有的福利補助,本該協助遊民的法律卻成為限制。攝於西門町。

橋下少有行人往來,街友可以不受干擾地安心休息。攝於福和橋下。

回收是許多街友的收入來源之一,一名街友在公園椅上安睡。攝於中華路一段。

當一個人遭遇重大變故而流落街頭時,目前的社會安全網似乎無法即時協助。攝於西門町。

大部分街友礙於學歷、經歷等外在條件,僅能選擇屬於高勞力、高風險的非典型勞動。然而對於年老而身體衰弱的街友而言,選擇就更少了。攝於西門町。

一天的奔波勞碌後,街友在騎樓的機車停放處,尋求得以安眠的角落。攝於西門町。

當媒體以放大鏡審視街友的一舉一動,對解決街友問題的幫助有限。攝於台北車站。

台北市政府與台鐵於今年3月,曾公告欲清除街友放置於北車外圍的家當,引起社福團體的抗議。攝於台北車站。

天氣逐漸降溫,露宿街頭的街友,準備棉被來抵擋低溫。攝於台北車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