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王唯瑾

臺大職能治療學系今(8)日舉行生涯座談會,會中邀請陽光基金會臉部平權代言人吳宜蕙,前來訴說燒燙傷漫長的復健之路,以及如何揮別傷後陰影的過程。吳宜蕙說,回顧受傷至今最深的體悟,唯有懂得疼愛自己,才會明白別人的疼愛與體諒。她也呼籲社會能同理心對待顏面傷殘者,並不吝給予參與社會的機會。

原本享受著忙碌上班族生活的吳宜蕙,終於放了長假,但她從沒想過會是如此辛苦的長假。2005年九月30日,吳宜蕙在一場戶外典禮中,因瓦斯氣爆而遭火吻。「一直到身邊好多人往我身上沖水,我才知道我身上是著火的。」吳宜蕙說,事發當下她來不及感覺到痛,只覺得身體裡面有東西不停地往外流。急救過程中,吳宜蕙不生氣也不哭鬧,她用意志力支撐著身體的不適,在還沒得到妥善照顧之前,她冷靜地提醒自己絕對不能鬆懈。

吳宜蕙說,當時全身面積有69%三度灼傷,自己也住進了加護病房。她表示,那是她感到最孤單的時候。「我覺得自己被困在身體裡面,輕微的移動就好痛好痛。」吳宜蕙說自己全身裹著紗布,換藥時,醫藥推車上的瓶罐碰撞聲,令吳宜蕙頭皮發麻。護士用薄薄的紗布清理傷口時,就像鐵刷摩擦著傷口一樣劇痛。

吳宜蕙回憶,起初她不願配合復健,直到發現自己能夠用雙肘撐起背部,讓背部感受到風吹過的舒服感後,她才決定積極復健。「我每恢復一項肢體動作,就像收復了一片失去的領土一樣。」吳宜蕙說。

離開燒燙傷中心回到家中,吳宜蕙才知道,原來她想要變好的路上,並不只有自己在掙扎,她的家人也是。回家後妹妹每天幫她換藥,妹妹總是小心翼翼,深怕弄痛她。她深知妹妹承受著巨大壓力,父母也為了照顧她,無法好好享受退休後的生活。「唯有我自己獨立,我的家人才能得到解脫。」於是吳宜蕙決定搬出去獨自生活。

一個人生活,吳宜蕙試著讓自己像個小孩,從學習中得到成就,從團體互動中獲得安慰與鼓勵。她花了一整天練習自己洗碗、與陽光基金會的傷友們分享自己的害怕與成長。陸續受到許多演講邀約後,吳宜蕙一次次地複訴自己的際遇。她說,自己其實是害怕的,但她也慶幸地發現,越清楚自己的情緒,也就越靠近自己一些。「唯有疼愛自己,才能解讀別人對你的愛。」她說。

治療師應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來幫助病人,吳宜蕙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建議,治療師應事先替患者考量復健過程可能會遇到的問題,告訴病患每個療程的目的與後果。所有用心的環節累積起來,對患者來說都是很大的幫助,也能夠建立病患與治療師之間的信任。

吳宜蕙也呼籲,未來在任何場合,若看見臉部特徵與自己不太一樣的人,請大家以同理的心態對待他們,讓他們多一些機會參與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