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馬琬淳

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已於9月4日落幕,代表自決派的羅冠聰、劉小麗和朱凱廸等,成功當選立法議員。原本參與過雨傘運動,走在街頭上的人物,如今都已正式步入國會殿堂。香港雨傘運動領袖黃之鋒今(2)日來台,與太陽花運動的發言人曾柏瑜進行對談,談論在社運過後,青年進入體制的心態如何轉變。

從雨傘運動到成立香港眾志,並推舉羅冠聰參選香港島議員。黃之鋒說,社運和選舉的差異,在於社運時會覺得左右派意識形態之爭最重要。但選舉時人們並不那麼在意意識形態,反而是很單純地想選個新的年輕人。

黃之鋒說,社會運動時,會希望支持的是人是因為認同自己的理念。但選舉得打動人心,必須學習怎麼面對別人,讓別人理解自己的理念。他們不見得非常支持,但會覺得有付出努力而接受。

黃之鋒提到,他的團隊在競選期間,每天從晚上10點到11點半,都在銅鑼灣發傳單。有一天,他看到有人在他FB留言,每天看到你們這麼努力在發,讓我很感動,所以會把票投給他。黃之鋒說,如果是以前的他,以一個做社運的角度來看,會覺得對方不是因為認同理念而支持他,這種支持不要也罷。但在選舉中,確實有民眾是因為這些單純的理由而願意支持。

p1000934

▲黃之鋒(中)透露競選期間,香港眾志的候選人羅冠聰得習慣被民眾摸手,惹得大家哈哈大笑。攝影/馬琬淳。

黃之鋒和曾柏瑜都認為,以結果論來看雨傘運動和318學運是失敗的。因為香港政府並沒有讓步實施真普選,而318學運退場後也只換到王金平的記者會,服貿也被擱置。

曾柏瑜說,她思考為什麼大家都盡了最大的努力,卻還是不成功?她認為,體制外的力量,很難撼動體制內的規則和權力關係。她也反思,當初想要改變現狀的力量,究竟還剩下多少。

談到投入社運和選舉的差異時,曾柏瑜說,社運時可以喊著100分的烏托邦想法,但政治需要妥協,如果繼續堅持,事情就很難推動。對此黃之鋒也表示同感,並提到進到體制內後,跟官員就會有交流的機會。跟官員的私交還是會給自己一點壓力,所爭取的東西可能變成80%。

談到青年參與政治,黃之鋒說,年輕人也可以發揮影響力,不要小看自己。曾柏瑜則認為,不只是青年參與社會,每個人也都應該要參與。年輕人不一定要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參選,可以選擇擔任幕僚盡一份心力。

最後黃之鋒表示,要記得不要變成自己討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