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董容慈

2009年,拔河協會將國手年齡下修至16歲,這讓瀕臨停招的景美女中拔河隊起死回生。隔年義大利世界盃拔河賽,97級的隊員抱回了第一座世界冠軍。 她們一路穩著身子,拉回一座又一座冠軍金盃,故事被翻拍成電影《志氣》,讓她們轉眼從平凡高中生成為台灣人盡皆知的「繩力女孩」。

「教練默默走到旁邊,在哭。」鄧郁潔回憶2014年美國世界盃室外拔河賽,徐藝瑄、鄧郁潔等人拔河生涯最後一座世界冠軍。即便三年過去,景美女中拔河隊教練郭昇談及這場賽事,仍語露不捨「比完賽當下是很開心,但不到五分鐘下場,哇!我那麼多選手要離開團隊,很多捨不得。」七年過去,這群女孩撫平厚繭,各自展開不同的人生。

2014美國世界盃室外拔河賽後,郭昇與選手合影。這場比賽後,97級成員正式結束國手生涯。(前排左一、三、四:徐藝瑄、李洳君、鄧郁潔,後排中:郭昇。)圖/徐藝瑄提供。

徐藝瑄、鄧郁潔、李洳君、阿摩斯·塔那彼瑪等八人拿下第一座世界冠軍後即從景美女中畢業,接著保送到台灣師範大學體育系,以景美師大拔河聯隊的身份繼續征戰。但選手終究要面臨就業,「很多選手是走下坡了才離開,但她們卻是在最優秀的時候結束。」郭昇嘗試說服選手再拼公開賽,但他心裡比誰都清楚訓練的苦,何況還要選手忍受他的脾氣,所以就算不捨還是得放手。

「教練很想要我們繼續練,但他只能面對,這是他答應我們的。」阿摩斯說道。原來郭昇答應選手大四就可離隊,為就業做準備。因為多數選手從國中就開始拔河,生命一半的時間與拔河繩為伍,鄧郁潔、阿摩斯便是決定出走的那群。

畢業後鄧郁潔往餐飲業發展,阿摩斯則遠赴賴索托當志工,兩人鬆開拔河繩,生命大轉彎。「要嘛當體育老師,要嘛當教練,但看到教練(郭昇)為選手付出、犧牲家庭,我覺得我沒辦法。」鄧郁潔苦笑地說。她畢業後進入連鎖炸雞店,工作講求團隊合作,跟拔河一樣,鄧郁潔倒是很能適應。憑著拔河給她的抗壓性和毅力,如今已是副店長。

畢業邁入第三年,鄧郁潔已經是連鎖炸雞店副店長。圖/鄧郁潔提供

逃得更遠的是阿摩斯,遠走到賴索托當志工。「其實我是基督徒,但那是一個佛教組織。」出發前綁住阿摩斯的不是拔河繩,是擔心牧師父母會阻撓。「結果我爸很爽快地答應我,他覺得出去走走很好,幫助別人更好。」就這樣,越過11527公里,拔河鞋踩的泥濘轉變成藍天白雲下的乾沙。

阿摩斯負責當地孤兒院倉儲,盤點每日入院物資。孤兒院由台灣佛教團體創辦,只收父母雙亡孩童。阿摩斯說,孩子在院區得到很好的保護。但走到村子裡,會看到小孩沒穿衣服,老人沒東西吃。「那種感覺很無力,因為自己沒辦法改變什麼。」阿摩斯說。

阿摩斯明白拔河的力氣扭轉不了第三世界的困境,加上當志工並非長久之計,縱然捨不得院區小孩,還是得為自己未來做打算。

阿摩斯·塔那彼瑪與賴索托慈善機構孩童。圖/阿摩斯·塔那彼瑪提供

兩年合約剩半年,阿摩斯就先回台灣,餐飲業、櫃檯都做過,最近則剛結束電子公司面試。嘗試了各種工作,但唯獨對體育圈敬而遠之,她說:「我想要跳出這個圈子,我可以用體育人的精神去做其他事情。」

阿摩斯回憶選手歲月,中國隊是最怕遇到的對手。「她們很強,當媽了都還在拔。」徐藝瑄笑著回應:「所以我們當媽了,也還可以再拔啊!」

徐藝瑄(右一)帶領宜蘭三星國中拔河隊參加全國中等以上學校室外拔河賽。圖/董容慈攝

「下壓!穩住!」拔河場上,徐藝瑄站在當年郭昇站的位子,帶領三星國中拿下首場室外拔河賽冠軍。一旁和幾個高中男生喊聲加油的是李洳君——東山高中拔河隊教練。阿摩斯和鄧郁潔選擇放下的拔河繩,牢牢地被徐藝瑄和李洳君接住了。

 但拔河教練並不是徐藝瑄和李洳君的第一個選擇。畢業後李洳君到文具公司當會計,徐藝瑄則是想圓飛行員的夢。「我那時候剛比完賽80幾公斤,猛減肥,一路瘦到剩65公斤,每天唸英文,結果體檢沒過,什麼都沒了。」兩眼視力2.0的徐藝瑄,在更精密的視力測驗卡關,轉而當健身房教練,走一條體育系學生常走的路。

 沒想到,兩人繞了一圈,還是回到鍾情的拔河。2014年,財團法人金融聯合徵信中心和景美女中合作,一年一百萬資助四所國中拔河隊,同時聘請景美退役選手當教練。徐藝瑄所帶領的三星國中拔河隊就是計畫的一環,李洳君則回到景美女中當助理教練,同時在東山高中當兼任體育老師。

「你們以前討厭我兇你們,你們現在去帶,還不是兇別人!」李洳君模仿起郭昇挖苦她們的表情,自己都覺得好笑。以前不能理解教練的「兇狠」,現在兩人倒是能夠體諒。從選手變成教練,兩人身份和心境上都有所成長。

昔日戰友轉變成兩隊教練,徐藝瑄(左)和李洳君(右)常常在賽場上碰頭。圖/董容慈攝

中等學校以上拔河錦標賽上,徐藝瑄帶領的選手安靜地在草地上熱身,就連上廁所都要來「請示」教練。這樣的帶隊風格,正是源自郭昇。「我現在帶隊,就會想郭佬(郭昇)是怎麼帶我們的。而且他永遠以身作則,所以我也必須跟他一樣。」景美女中拔河隊七年經驗,成了徐藝瑄帶隊的葵花寶典。「學生想退隊,我就舉自己的例子給他們聽,他們沒辦法說『不然你來練。』因為我就是練過了啊!」

徐藝瑄退下選手身份,站在郭昇曾經站的位置上,用心指揮選手在場上的比賽。影片/董容慈攝

深夜10點,景美女中附近的熱炒店,徐藝瑄和李洳君隨性一點就是8道菜,拿筷子的手還有練習殘留的止滑粉。原來,兩人除了當教練,仍定期回到母校景美女中自主練習,「都練那麼多年了,為什麼要因為畢業就離開?蠻可惜的。」徐藝瑄放下碗筷,懇切地說。

一週兩天,徐藝瑄結束傍晚學生訓練後,從宜蘭開車北上,練完通常九點半了,再南下準備隔天七點晨操。「我每次回來都會找李洳君吃飯。」,李洳君笑答:「因為她在宜蘭沒朋友啊!」一直以來支撐徐藝瑄的是對拔河的熱忱,還有和隊友之間同家人的情感。

郭昇曾想過,如果沒有練拔河,學生的人生會不會就不一樣?「學生一直在畢業,教練缺額就這些,我還是很擔心學生畢業生涯規劃。」郭昇的擔憂不是沒有原因,拔河項目冷門加上少子化衝擊,願意練的人越來越少。況且企業贊助不是一輩子,當計畫結束,下一步該怎麼走?金牌教練也難以掌握。「如果再讓我重來一次,我就不會收保送生,也不會讓他們走上這條路。」語畢,郭昇陷入沈默,濕了眼眶的難得不是奪冠的淚水。

而那些放下拔河繩的女孩,也有難題要面對。「我每次寫履歷,經歷那欄只能空白。」阿摩斯無奈地說出求職遇到的障礙。金牌高掛十幾面,但在講求經驗的社會裡,她們是白紙一張。

「但只要有心,就不會太困難,我是沒有很害怕啦!」阿摩斯補充,拔河的拼勁仍然在她血液裡沸騰。不管是出自貼心還是傻勁,四人被問及是否後悔花了半生拔河?答案全是不會。阿摩斯眼神堅定地說:「哪個高中生可以有這種經歷?太珍貴了。」

大學畢業前夕,景美女中97級隊員身穿學士服,與最熟悉的拔河練習場告別。(後排右起:郭昇、徐藝瑄、李洳君、阿摩斯·塔那彼瑪,前排左一:鄧郁潔。)圖/徐藝瑄提供

群眾的掌聲會停,媒體的關注會消退,以往她們一前一後為冠軍盃拼搏,但現在各奔東西,為自己人生打拼。李洳君、徐藝瑄找到穩定的教練工作,鄧郁潔拿拔河精神往店長位子走,阿摩斯揣著雄心,等一個機會。

「不放手,直到夢想到手。」是景美女中拔河隊代言知名飲料的廣告詞,縱使擔心不曾減少,但這次郭昇放手,成全八個女孩未完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