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餘問題棘手 地方政府不同調

許家瑜 陳其暐 | 2018/02/08 留言

享受每一頓豐盛的美食過後,都可能因此產生許多廚餘。(攝影/許家瑜)

 

熟悉的音樂聲響起,居民一手抓著藍色垃圾袋,一手提著家用廚餘桶,等待著數十公尺外的垃圾車,緩緩駛進路口。垃圾車旁掛載著幾個大型廚餘桶,居民魚貫地將這幾天未能吃完的食物倒入。

 

十分鐘後,垃圾車再度緩緩啟動,在城市巷口間,收集更多的垃圾與廚餘。

 

2003年,臺灣開始推動廚餘回收政策,目的在於妥善利用資源,並藉此減少日益上升的龐大垃圾量;然而,15年後,臺灣廚餘回收現況,仍未能解決當時的初衷。

 

根據環保署統計資料,廚餘回收量每年約60萬公噸,而環保署委託中央大學執行的《一般廢棄物最終處置前組成分析資料》指出,2015年垃圾中廚餘總量高達120萬公噸,遠高於實際回收量。

 

上述資料說明,民眾看似已對廚餘進行分類回收,實際上多數廚餘並未進入回收循環體系,而是連同一般垃圾,進入焚化爐中燃燒。

 

廚餘回收率低迷

 

環保署公告廚餘回收率長年維持在10%上下,2016年甚至只有7.77%。一般大眾從數據解釋,會認為僅有7.77%的廚餘進入了回收處理系統,而剩餘92.23%未被妥善處理。

 

看守臺灣協會助理研究員陳威霖解釋,該數據僅是從《執行機關垃圾清理概況統計資料》,將廚餘回收量除以總垃圾量而得。廚餘回收率僅只是廚餘佔總垃圾比率,並不能表示回收了多少比率的廚餘,顯示此數據並無意義。

 

因此,真正數據計算,應參考環保署委託各大學實行的廢棄物採樣分析,得知每年約有一百二十萬公噸左右的廚餘混雜在垃圾中,實際廚餘回收率應落在33%。

 

廚餘焚燒危害多

 

廚餘若未回收,而直接進入焚化爐燃燒,將會產生各種問題。環保署公開資訊顯示,由於臺灣飲食習慣影響,廚餘中的鹽分(NaCl)含量偏高,一旦廚餘連同一般垃圾進入焚化爐燃燒,便可能產生戴奧辛。若採掩埋方式處理,又可能造成臭味及滲水等二次污染問題。

 

另外,根據環保署統計,廚餘因含水分達七成以上,焚燒會降低焚化爐整體溫度,必須花費更多能源,才能達到適宜的焚燒溫度,因而耗損焚化爐的使用服役年限。

 

現今全臺運轉中的焚化廠共有24座,其中19座的服役時間已超過15年,其中如臺中市垃圾焚化廠的設計使用年限為20年,木柵焚化廠為25年。即使在正常使用下,2025年前,臺灣將有許多焚化廠必須停役,遑論因廚餘而持續耗損的問題。由此可知,未能妥善回收廚餘、將使臺灣的垃圾問題更加嚴峻。

 

堆肥、養豬廚餘處理程序大不同

 

依據環保署公告的廚餘再利用處理方式,廚餘回收後,主要可分為兩類處理,一為生廚餘,或稱堆肥廚餘;二為熟廚餘,或稱養豬廚餘。生廚餘成分包含果皮、蝦蟹外殼、骨頭、茶葉或咖啡渣等;人仍可食用的食物,則歸類為熟廚餘。

 

臺北市大安區清潔隊臺大分隊長劉竹超表示,在廚餘回收上,清潔隊主要負責前端的生、熟廚餘收集作業。至於後端再利用部分,大安區清潔隊會將生廚餘送至木柵焚化廠內的堆肥場,熟廚餘則轉交給其他民間畜牧場處理。

 

堆肥廚餘須經過瀝水、靜置、翻堆與發酵等程序處理熟化後,才成為農業肥料。養豬廚餘則須經過破碎機粉碎,同時篩選掉塑膠袋、骨頭等不可食用的雜物,再放入蒸煮槽,在90度高溫下蒸煮至少一小時後,才能作為豬隻飼料。因此畜牧場必須具備廚餘蒸煮設備,才有資格收受廚餘。

 

除了處理程序不同,生、熟廚餘後續處理的費用差異更大。檢閱臺北市政府《105年度臺北市單位決算》及臺北市政府環境保護局《歲出計畫提要及分支項目概況表》,105年委外辦理堆肥廚餘再利用處理共花費約1300萬元,一桶200公斤的廚餘處理費預算為1900元。而新北市深坑、石碇、坪林及平溪四區的養豬廚餘,都送至深坑區林達聰畜牧場。林達聰表示,承接的廚餘標案價格為每桶(200公斤)140元,也聽過別區有60元、80元一桶的。

清潔隊將廚餘送至畜牧場,經過破碎機處理、高溫蒸煮後,成為黑豬營養來源。(攝影/許家瑜)

 

由於生廚餘需另外花費預算,對財政無益,因此影響各縣市政府對於廚餘分類的處理態度。2017年,看守臺灣協會在網路上發起廚餘回收調查,當時就有民眾反映,該區清潔隊明確表示不收生廚餘,直接告知民眾作為一般垃圾丟棄。

 

各縣市廚餘回收規定不一

 

根據2016年的《全國廚餘案調查報告》,現今有強制全區分類回收養豬廚餘與堆肥廚餘的地方,僅有臺北市、新北市與高雄市,以及其他如桃園市、苗栗縣、屏東線和花蓮縣等少部分地方行政轄區。

 

雖然環保署如上述將廚餘分為兩類,卻將回收細節與方式交由各縣市政府自行訂定與規範。這使得同樣的廚餘類型,在不同縣市會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如蟹、蝦殼在彰化縣、高雄市可作為生廚餘處理;在宜蘭縣卻無法回收,必須作為一般垃圾丟棄。

 

在臺南市,地方政府規定100戶以上社區大樓,必須強制分類回收生、熟廚餘。但實務上,海鮮殼類並不在當地生廚餘的回收範圍內,沿街收運的垃圾車也未收取生廚餘。

 

嘉義縣政府表示,嘉義主要回收熟廚餘,若回收廚餘中有不適合養豬的部分,才會送到堆肥場堆肥。近兩年,則開始在番路鄉和民雄鄉試辦生、熟廚餘分類回收。

 

嘉義縣目前有大林、民雄與梅山3座堆肥場,大林和民雄場主要收集鳳梨皮,梅山場則主要收集檳榔梗。然而,由於嘉義縣財政困窘,加上人力和空間不足,這些原因都影響回收成效。

 

從看守臺灣協會提供之2017廚餘回收民調,因環保署並無公告廚餘為回收項目,各縣市做法不一,甚至同一縣市內各區單位清潔隊的做法也不一致。

 

社區廚餘處理黑洞

 

陳威霖指出,並非所有回收處理業者都會收廚餘,可能只收一般垃圾。但以臺北市為例,社區或公司行號雖然可請清潔隊收廚餘,但臺北市規定社區一天垃圾量(含一般垃圾、資源回收、廚餘)若超過30公斤,就須委託民間業者處理。

 

但如果委外業者不收廚餘,社區民眾就須自行處理。社區的一般垃圾若混雜廚餘,臺北市政府並無相關法案可開罰,僅能勸導改進。

 

比較看守臺灣協會所做清潔隊以及委外處理廚餘回收資料,儘管臺北市清潔隊多數實行生、熟廚餘分開收集,大多數委託的業者卻無分類,甚至不收任何廚餘,無法可管的情況讓廚餘回收出現黑洞。

 

養豬場驟減 養豬廚餘何處去?

新北市林達聰畜牧場約有八百多頭豬,每天可吃掉15到16噸的養豬廚餘。(攝影/許家瑜)

 

2016年,全臺堆肥廚餘回收量約20萬噸,養豬廚餘佔約40萬噸,意即有六成以上的廚餘最終提供給全臺各地的養豬場,作為豬隻飼料。

 

然而,臺中市廚餘養豬協會副理事長羅志雄說明,近年來豬隻數量不斷下滑,熟廚餘的回收量也跟著連帶減少,十年前爭搶收購廚餘的盛況不再。由於供大於需,中彰投地區的廚餘回收,有時反而還要付費給業者處理。

 

行政院農委會統計顯示,1996年,全臺養豬頭數曾高達一千萬隻,至2017年5月,數量已減半至538萬頭;養豬場也從1996年的27000場,以平均每年1000場的速度驟減。目前國內有7436場養豬場,其中全部或部分使用廚餘養豬有2643場,頭數近50萬頭。

 

農委會在《106年5月底養豬頭數調查報告書》中指出,養豬產業持續下跌的原因,除了養豬飼養環境受疫病、極端氣候影響外,環保意識抬頭後,政府加強取締力度,開徵水污費、部分縣市設置新的畜牧場管理自治條例,都影響農民養豬規模與意願。

 

不賺錢堆肥處理

 

由於廚餘並非環保署所公告的應回收項目(如紙類、鋁罐),無法向家戶或廠商收取回收處理費,因此地方縣市政府,必須自行負擔廚餘處理費用。

 

相較於養豬廚餘可直接販賣給畜牧場,堆肥廚餘則必須花費金錢自主或委外處理,且作業時程長達40天以上,費時費力。最終完成的肥料,也常常給予當地民眾免費兌換,並非每個縣市政府都有足夠的經費處理。例如在臺南市內的4座堆肥場中,除城西堆肥場產製的堆肥有在農會販售外,其餘堆肥場皆供民眾以資源回收物兌換。

 

部分地區則因爲堆肥場不足,難以處理生廚餘問題。例如桃園市目前有龍潭、復興兩座公有堆肥場,但每日生廚餘處理量不及五噸,遠遠不足以應付全市的廚餘量。因此今年年中,桃園市政府明確行文表示,不再回收生廚餘,將視同一般垃圾焚燒處理。

 

面對堆肥廠不足問題,羅志雄表示,若政府要建置新的堆肥廠,則常常會因為周遭居民抗議而作罷。因為在堆肥製造過程中,容易產生大量臭味,影響居住環境品質。

 

而臺北市轄內三個焚化廠都有堆肥場,但處理量不一,僅有木柵能自行完成堆肥程序;內湖以及北投焚化廠無破碎機,都必須將部分堆肥廚餘南送委外處理後,再送回臺北市供給田園城市計畫以及市民取用。

 

另外,即使基隆市、新竹市、嘉義市三地的堆肥場都有足夠的負荷量,但因為當地農業種植量少,導致堆肥使用情況不佳,仍然造成資源浪費。

 

生質能源成效待評估

為了解決廚餘再利用的困境,並兼顧近年來缺電問題,環保署預計在6年內投入18億元,於北、中、南三地設置3座生質能源廠,目標是進一步利用廚餘。

 

2017年10月,第一座生質能源廠在臺中市外埔動工興建,預計於2018年8月試營運。臺中市政府表示,該能源廠完工後,預計每天可處理150噸廚餘,每年發電三千萬度以上。這座能源廠是由原本2008年廢棄的堆肥場改建,目的除了廚餘再利用,更希望藉此解決當地農民露天燃燒稻稈的空汙問題。

 

臺北市環保局副局長蔡玲儀於2017年10月表示,臺北市將建置一座日處理量200噸的廚餘生質能源廠,利用沼氣發電。臺南市也已規劃向環保署申請補助,蓋一座日處理量120噸的生質能源廠,但環保署目前尚未核定。

 

羅志雄表示,目前全臺規劃動工興建的生質能源廠,並沒有統一規格,失敗風險高。再者,生質能源廠發電後,仍會有部分廚餘渣留下,必須交由堆肥場實施二次堆肥。但堆肥廠建置並未將二次堆肥納入計算成本中。生質能源廠能否有效解決廚餘問題,仍有待觀察。

 

源頭減量才是根本之道

 

食物從產地到餐桌,需要嚴格把關才能上桌。然而,從餐桌上離開的食物,以及根本沒有機會上桌就被丟棄的食材,更需要妥善處置。

 

臺灣的垃圾費除臺北市、新北市是隨袋徵收外,其他縣市則是含在水費裡徵收,由於費率過於便宜,缺少促使民眾回收的誘因。

 

整體而言,地方政府需要倒貼經費處理廚餘,再利用後的成品又無利益可言,因此各地區無不希望能減少廚餘量,以減緩每天龐大的處理壓力。

 

2015年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主辦國家將廚餘變成佳餚宴請各國領袖,希望透過資源的妥善利用,減少對環境社會的衝擊。因此唯有從家戶源頭減量,實踐「吃多少,煮多少」的飲食概念,才是真正解決廚餘危機的根本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