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迷支持聲不斷 台灣職棒球員運動生命短暫

陳其暐 吳美欣 | 2018/02/03 留言

 

(圖片來源:聯合報Focus)

報導 / 陳其暐 吳美欣 胡萍


資料來源 / 中華職業棒球聯盟 中華職棒聯盟球員工會

2016年5月15日,高建三在台南主場參加引退儀式,正式結束其作為投手的18年棒球生涯。他是繼張泰山(20年)之後,中職職業生涯第二久的球員。然而本報導分析數據後發現,棒球員進入中職後,高達近六成的選手不到5年即被球團釋出,投手運動生涯平均為4.1年、野手為4.9年,許多棒球員退下職業體壇的舞台時,正值三十而立之年。原本應該發光發熱的年紀,褪下光環的棒球員們,卻煩惱著除了體育專長外,哪裡還能發展他們的生涯第二春。

 

台灣職棒僧多粥少

學生時期運動員必須過著規律的訓練生活,不像其他大學生可以自由地探索未來興趣,這也導致許多退役運動員不知何去何從。曾是少棒、青棒國家代表隊一員的臺大體育室主任康正男表示,以前還在唸書時,每天除了體育場,就是宿舍,沒時間嘗試別的事情。運動員都希望能打進職業賽的殿堂,但康正男強調,「天賦」是運動生涯能否長久很重要的因素。

 

康正男認為,就像一般人求學的過程,大學、研究所靠苦讀可以取得好成就 ; 但想要念到國外博士,可能就需要一些天賦。運動員也是一樣,而且競爭更加激烈。以棒球選手來說,每年以棒球專長畢業的體育生有200多個,但職棒就只有4隊,只有不到20個人可以加入職棒,而這些人中,又只有一半的人會有較長的職業生涯,大多數都只打3到5年,如果不具備這種天賦卻執意往上爬,自然就會跌倒。

棒協也表示,棒球這項運動是可以看出天分和你的未來性的。「很少說有運動員進入職棒之後,前幾年看不出優秀,之後卻有飛躍性的進步,這基本不存在。因為型已經在那了,不可能再有多大的改變。

歸結起來,有些選手可以打很久,有些很短命,主要還是實力問題。

在職業規劃方面,康正男認為,職棒選手「沒有」職業選擇的問題,職業選手的就業問題毋需政府擔心。因為他們有跟球團簽約、有穩定的收入,就跟普通人選擇工作一樣,職棒選手的職責就是專心打棒球。

真正該操心的不是已經家喻戶曉的選手,而是業餘型、或者剛打入職業賽就遭釋出的選手。康正男認為,業餘型選手是政府的責任,獲得國光獎章的頂尖選手自然不用擔心衣食飯飽,但這樣的人是少數。更多的業餘運動員,花費了大量時間投入棒球,如果斷了他的打球夢,他可能根本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康正男表示,要改善台灣棒球僧多粥少的情形,可以從三方面著手。首先,教練要有前瞻性,透過平時訓練看出選手能力,如果沒有辦法更進步,就要鼓勵選手培養其他專長,引導運動員尋找合適的生涯軌跡 。康正男也建議運動員升學時,應拋棄名校思維,不要排斥進入技術學校,讓自己的學習多樣化 。最後,他更期待政府部門,要推廣相關的政策,照顧球員的不同情形。

 

職棒簽賭案斷送前途

職棒起步時,薪資不穩定、球員生活沒保障。康正男坦言,當時是職棒元年,沒人能預料它未來發展或潛力如何,因此他選擇踏進校園,成為一名老師。然而職棒發展十餘年後,卻接二連三出現簽賭弊案,讓國人一度對棒球失去信心。

簽賭案的形成可分為三個成因,第一、華人文化中特別喜歡打賭,棒球員間愛打賭是一直存在的事,不過當時還沒發展成系統性的賭博犯罪。早在職棒還沒發展起來時,比賽打出全壘打,球迷就會直接從台上丟錢下來,小賭怡情的風氣,加上球員的薪資不高,易產生僥倖的心理,若兩百場的比賽中,只要打10場假球,就可以賺到一年的薪資,球員很容易動搖。

 

當簽賭案慢慢形成雛形,組頭透過計畫性的情感養成,潛移默化地打破彼此的隔閡,說服球員加入簽賭。康正男說明,球員生活單純,平時的娛樂就是喝酒,有困難都會互相幫助,培養一兩年,變成知己後,對方再告訴你特定比賽要放水,「人嘛,總是很難抗拒。」

中華職棒球員工會6月份公布2017年中職本國籍球員的每月平均薪資是新台幣15.6萬元,與美國職業聯盟球員的月薪差異高達72倍之多,跟鄰近的南韓相比也差了一倍。球員低薪是造成簽賭案的主要因素,在機會成本的衡量下,球員可能會選擇「賭」,因此當時簽賭案大多是吸收知名度尚不高的小球員們。

如2009年喧騰一時的「黑象事件」,因為球隊經營不善,從月薪制改為「日薪」制,球隊也沒有跟球員簽約,使得球員的生活沒有保障。有球打得時候有收入,沒球打時沒有收入,這種薪資的無保障性,客觀上加劇了打假球的現象。

 

假球案發展的第三階段則混合了暴力勢力,球員受到外部因素,從主動加入慢慢變成被動、不得不打假球的狀態。但採取暴力容易被取締,因此幾個組頭便集資買球隊,執行假球簽賭,引發了2008年米迪亞球隊的「黑米事件」。黑米事件遭偵破後,簽賭勢力又改以各個突破的方式,專攻低薪球員、滲透球團,再次產生了2009年的「黑象事件」。

低薪高壓常態化 棒協回應「正在籌備第五支、第六支球隊」

儘管數據顯示,中職球員最高月薪28年內成長近15倍,但從中華職棒球員工會6月份公布的數據可以看到,中職球員平均月薪僅有15.6萬台。差距之大,令人汗顏。

 

台灣球員競爭壓力大,同時又面臨低薪問題,台灣職棒的競爭壓力不亞於日韓,究其原因主要在於台灣的職棒球隊過少。台灣只有4支球隊,一軍名額只有25名,所以一年下來,同時在一軍的也只有100人。「但是日本有12支球隊。」棒協表示。

 

對此,康正男也直言,當然希望有第五、第六支球隊出現。中華職棒忠實球迷陳同學說,「增加球隊當然變化性會比較大,以季後賽來說,每次都有三隊可以進季後賽,感覺就沒什麼競爭性跟差別,多兩隊的話至少能增加一些可看性。對戰組合也比較多,要不然老是那幾隊打來打去

 

今年五月,中職聯盟公布新球隊加盟辦法,新球隊加盟中職總共需要繳5.8億元,母企業資本額需在5億元以上。因加盟辦法嚴苛,不少球迷質疑棒協是否真有心做此事。對此棒協回應到,目前正在積極籌備第五支、第六支球隊,相關的提案也已完成,希望透過球隊的增加消減台灣棒球員的出路壓力。

 

康正男認為,組建新球隊的前提是政府的政策要支持,如何吸引大企業投資球團,就像韓國的三星、LG進駐球團一樣,政府須建立各種獎勵機制吸引企業支持棒球發展 ; 另一方面則是球團的「創新」,如果企業進駐球團是基於社會責任或慈善,而不在乎比賽本身是否可看、球團本身是否賺錢,就會出現職棒球賽活力不夠的現象。

 

歷經28年發展至今,儘管球迷對中華職棒還有諸多不滿,但康正男坦言,目前台灣職棒已經逐漸成熟,也訂定了基本薪資。「如果是現在的情況,我肯定會選擇進入中華職棒的。」康正男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