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迷信即時訊息 數位工具可推動新聞深度

記者 邱方廷 報導 | 2017/07/11 留言

在媒體轉型的過程中,記者要具備的技能更多元化。攝/邱方廷

報導/邱方廷

在新媒體蔚為熱潮後,結合程式與設計的視覺化報導,開始成為各媒體轉型的重點。繁複的文字被化為易讀的圖表,使讀者能輕鬆領略新聞關鍵。以《紐約時報》為例,當報社各部門不斷縮編時,圖像新聞部(Graphics Department)卻從一開始不到10人的配置,壯大到現在近50名圖像編輯的規模。

要找到分散在網路中的大數據,再做出讀者能理解的圖表,必須仰賴資料新聞學的能力,但這卻並非傳統新聞科系訓練的所長。現擔任《Politico》數據記者的林辰峰,曾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實習,並在彭博社(Bloomberg)工作過,經歷傲人的他認為,「程式」與「設計」的能力,是他能脫穎而出的關鍵。

日前轟動全球的「巴拿馬文件」,也是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的記者,運用程式來分析大量電子郵件的資料,並追究出世界各地的權貴,是如何運用海外公司來大規模地逃稅。

現任職於《Politico》的林辰峰認為,程式是值得新聞記者學習的能力。攝/邱方廷

數位工具成新聞新趨勢

林辰峰認為,當資料科學運用在新聞時,能夠讓記者突破過去的查證方式,讓真相呈現在完整的資料數據中。因為數據記者能夠用程式語言R、Python來爬蟲,進一步清理資料並分析數據,最後還能夠使用Illustrator、D3.js等可視化工具設計出令人驚豔的圖表。

林辰峰過去也認為:「資料科學不是資工系的專長嗎?和新聞有什麼關係?」但在加州柏克萊大學新聞研究所就讀期間,他看見了資料新聞學成了當今美國媒體轉型的關鍵。不僅過去新聞所要求的真實性,能與資料科學相得益彰,閱聽眾更能透過互動圖表,來更進一步理解事件脈絡。

舉例來說,政府有越來越多的公開資料放在網路上,深諳資料新聞學的記者,能先從網路上找到適合分析的數據資料,再從中篩選出有公共價值的資訊,讓監督政府的方式突破傳統,而進一步關注到更廣泛的面向。

林辰峰認為,在新媒體時代,記者必須擁有基礎的程式能力,不能事事仰賴工程師來幫忙,因為記者要從自己本身的採訪專業出發,在數據中找到有新聞價值、值得報導的訊息。

善用數位工具尋找生機

作為網路世代的媒體工作者,輔大新傳系副教授陳順孝則認為,「媒介運用」和「深耕領域」最為重要。他期待學生不能只當個名人一出來,就把麥克風遞上的記者,一面倒地把話語權都交給權威,而應該能運用多種媒介來說故事,將自己深耕的領域用不同的方式呈現,並能良好地跟社群網路做連結,是非常重要的。

陳順孝認為,目前大型媒體式微,從報紙到電視,傳統媒體在轉型的過程中,都把大部分注意力放在即時新聞上,如過去以調查報導見長的蘋果日報,已逐漸失去深度呈現的能量。而當每家媒體都在追逐PPT、爆料公社、臉書專頁等新聞時,這種內容差異最小化的策略雖可帶來流量,卻沒有辦法帶來忠實的閱聽眾。

陳順孝表示,未來的新媒體必須像雜誌一樣,有明顯的分眾取向,才能抓住社群媒體上閱聽眾的目光,如以農業議題為主的《上下游新聞市集》、以科普推廣為目標的《泛科學》,都是近幾年在臺灣成功存活的分眾媒體。

陳順孝另外以臺灣第一個取得「個人氣象播報執照」的彭啟明為例,說明記者該在數位時代中,用分眾化的方式來經營自己。陳順孝說,彭啟明從大氣科學系畢業後,並未選擇到電視台擔任氣象主播,而是成立個人公司,來提供客製化的資訊,此反而讓他闖出了一條不一樣的路。

在獨立媒體人方面,陳順孝還以《韓半島新聞台》為例,創辦記者楊虔豪現在駐點在南韓,為不同的媒體提供南韓新聞的第一手消息,陳順孝認為在網路分眾化的情況下,有特定領域專業的新聞人就能找到自己的利基點。

陳順孝說,網路為媒體業帶來的衝擊非常巨大,就好比彗星撞地球,完全改變了生態的原始樣貌。「傳統媒體這最大型的翼手龍消失了,但隨之取代翼手龍的不是更大的鳥,而是眾多的小型鳥,這就是獨立媒體興起的原因。」在陳順孝的想像和願景中,傳統媒體已經沒有辦法再回到過去榮景,應該以更多優質的獨立媒體來與大眾媒體相抗。

數位工具與報導相輔相成

新聞記者的未來,必須善用科技工具來查證、報導、傳播。如《衛報》記者Andrew Sparrow在2010年時,曾做過英國大選的採訪實驗,他利用部落格來隨時更新採訪內容,其中包括新聞、深度評論與影音連結等,每天多達一萬四千字。

《聯合報》新媒體中心數位內容製作黃信璁認為,數位的世界變化非常快速,只有不自我設限才能生存。攝/邱方廷

數位工具該與報導相輔相成,林辰峰表示,自己曾有一篇登上《紐約時報》頭版的新聞,其中描述了非裔美國人的飲用水深受污染,但國家卻忽略了他們的基本需求。林辰峰回想起這則新聞最困難之處,認為並不是用程式處理數據或設計圖表,而是在於如何深入去理解事件背後的社會脈絡,並同時用文字和圖表帶領讀者去探討社會結構的問題。

《聯合報》新媒體中心數位內容製作黃信璁認為,不論影音、軟體、程式語言,都是未來媒體人的各種「工具」,會使用愈多種工具,自然能力愈強。新聞記者願意主動學習當然是件好事,但也不需要因為現在沒有這些技能,就對未來感到焦慮。因為這些工具會不斷的進化,重點是要保持彈性、不斷學習,數位的世界變化非常快速,只有不自我設限才能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