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粉紅經濟興起 同志交友軟體殺出生路

記者 邱方廷 報導 | 2017/07/06 留言

同志族群擁有一定的消費能力,屬於該族群的粉紅經濟因此出現。攝/邱方廷

報導/邱方廷

近來 Pink Economy、Pink Capitalism、Pink Money等詞彙不斷躍入大眾視線,華文媒體也開始討論起「粉紅經濟」一詞。所謂粉紅經濟指的是企業因應 LGBT族群有別於異性戀需求,而提供的產品和服務。當這些商品在市場掀起熱潮以後,就連部分異性戀者也會開始使用,因而造就更為驚人的效應。

隨著同志運動積極發展,努力爭取民眾的支持,社會氛圍開始相對友善。從星巴克到麥當勞,許多知名企業紛紛推出以同志為主角的廣告。具有經濟能力的同志也更願意對友善同志的服務或產品進行消費,粉紅經濟成了不可忽視的消費力。

根據LGBT Capital調查,全球同志人口約達4.5億人,佔總人口的 5% 左右,每年消費力仍在持續增長,上看至3.7兆美元。而在亞太地區,同志人口估計達2.7億人,年度消費力則高達1.1兆美元,數額相當可觀。

特殊族群需求成利基

在當今的粉紅經濟的發展中,又以與數位結合的交友 App 最為突出。受訪的男同志 P就 表示,因為同志不得出櫃的壓力,比起異性戀很難找到伴侶,通常交友App是必備的社交工具。

看準了同志的情感需求,許多交友軟體紛紛搶佔市場。以最早出現的Grindr為例,其在196個國家擁有超過1,050萬名用戶,用戶黏著度更是相當驚人,平均每天使用時間超過Facebook。打開手機畫面,一排映入眼簾的都是jack'd、Horne、Grindr 等男同志交友軟體,讓P直笑稱現在是同志交友軟體的「戰國時代」。

不只在西方,同志交友市場也席捲了中國。去年年初,中國的A股上市公司公司崑崙萬維宣布以9,300萬美元收購Grindr六成股份,一舉變成了最大股東。不久之後的五月,崑崙萬維再次以高達千萬人民幣的金額,投資另一個同志交友軟體Zank。

崑崙萬維之所以如此大手筆搶進同志市場,主要是當今 Mobile App 的市場已經過於飽和,經營者必須不斷尋找新的利基點。根據Activate 的研究指出,前 20 大 App 發布者的產品只佔了整個 App 市場的 0.005%,營收卻佔了所有 App 的 60%。這意味著將近三百萬個 App 在 Apple Store 內等待用戶下載,卻苦無營收入帳,應用程式市場競爭加劇。

而在App市場的紅海中,粉紅經濟的突起,似乎讓經營者找到一片藍海。因為同志族群的需求異於一般異性戀使用者,這些社交軟體精準地抓住了用戶需求,才得以迅速崛起。

P也分享了Grindr的好用之處,在於用戶可以利用定位功能,搜索附近的男同志,並在觀看對方的個人簡介之後,來進一步互動。除此之外,Grindr也在保證用戶隱私的前提下,才向廣告主提供應用程式的接口。

數位粉紅經濟不斷成長

粉紅數位經濟仍持續在世界各地發燒,去(2016`)年六月,另一個男同志交友服務Blued則宣布完成C和C+輪融資,用戶數更勝Grindr,高達2,720萬名,並在規劃上市中。

P稱比起美國老牌的男同志交軟體Grindr、Jack'd,Blued的模式更結合了許多類似Facebook的功能,除了和附近男同志聊天的功能以外,還能夠追蹤、瀏覽動態以及直播。

此不僅區隔了市場,更為Blued帶來嶄新的商業模式。相較於Grindr、Jack'd透過向會員提供付費服務來盈利,Blued則透過直播等多角化經營的方式,在免費的會員服務中站穩腳步。

如首次的直播活動「全民主播 Pinkd 粉紅之夜」,粉絲會花錢來買虛擬禮物「粉紅小馬」送給支持的直播主,Blued則靠禮物抽成來得到可觀獲利。Blued上的直播主人數現接近10萬,而直播的流量相當驚人,幾乎佔了Blued總流量的一半,成了穩定的營收來源。

在中國資本寒冬的情況下,粉紅經濟已成一股新勢力。除了中國以外,臺灣的粉紅經濟觸角已延伸進入OTT產業。在這些OTT平台中,不讓遠傳的friDay專美於前,以「酷兒影音」為號召的GagaOOLala趁勢推出。

GagaOOLala是由酷兒影展的策展單位杰德影音所創立。女同志R表示,一般的影音平台所播放的影片,多是從異性戀視角出發,她特別喜歡GagaOOLala之處就在於有豐富的更新,讓自己能夠了解各國的同志故事,也不需要像以前一樣在網海各處費心尋找喜歡的影片。

男女同志數位市場有別

雖現在粉紅經濟席捲了網路,但R提醒,LGBTQ族群中仍具有異質性,要從同志市場中找利基,仍應注意其中的不同需求。在同志商務所發表的2016年《第三屆中國LGBT群體生活消費調查報告》中,可以看到男女同志的差異之處,例如有更高比例的女同志願意購買支持LGBTQ企業的產品;除此之外,也有更多的女同志願意花高額金錢到海外去辦理同性婚姻、找代理孕母

所以對R來說手機裡必備的應用程式不是Grindr、Jack'd、Blued,而是標榜完全女同志社群的交友軟體Her、Rela、Lespark。打開Her的網站,她們自我介紹表示,這是一個讓女同志、酷兒、雙性戀的專屬社群,她們有意識地與其他異性戀和男同志交友軟體區隔,最後成功地獲得英鎊170萬(約台幣5400萬)的資金。

數位粉紅經濟必須強調分眾市場,才能生存。Her 主打女同志族群,圖為Her官方網站。

R認為,過去大多數的女同志交友服務其實是來自於男同志網站。在發展成一定規模後,才有了女同志版本,卻無法滿足女同志的需求,才會有女同志專屬的網站問世。R笑說,自己最喜歡Her的圖像頁面,可以用有質感的照片,呈現自己的生活;也能夠透過照片認識陌生人的喜好,不再像過去的交友軟體只會以「要不要約一下」,作為談話的開頭。

Her也在確認使用者性別的機制上時強調,之前Her官方曾估計有15% 嘗試加入的使用者,其實是假扮成女性的男性。在此現象發生之後,Her規定想要加入的用戶,必須以本人的Facebook或是Instagram帳號來進行註冊,以讓原先的女同志客群能放心使用軟體。

實體粉紅經濟沒落

粉紅經濟也在不知不覺中,悄悄從線上走到線下。張惠妹在2015年末的廈門「烏托邦世界巡迴演唱會」中,演唱寫給同志的歌曲《彩虹》時,一面面積有7500多平方公尺的彩虹旗在現場備受矚目,這旗幟贊助廠商正是Blued。

對於粉紅經濟實體化的現象,漢士男同志三溫暖的老闆阿嬤並不意外,因粉紅經濟早就在現實的角落中崛起。如在80年代的倫敦蘇荷區,同志酒吧就是歐美同志文化的中心,也成了最早的粉紅經濟原型。

同志酒吧從兩次世界大戰以後,暗藏在逐漸工業化的都市中,讓 LGBTQ 族群能從日常的異性戀霸權中逃逸,換取自己的空間。阿嬤坦言,公共空間都是屬於異性戀的,同志無法自然地在街頭上牽手或調情,所以只能進入幽微的場所,他們的情慾也隨著時代不斷轉移陣地。

相較於歐美的同志酒吧,阿嬤稱臺灣的粉紅經濟是從男同志三溫暖開始。如蔡明亮導演曾獲得柏林影展銀熊獎的電影《河流》,便是以早年曾有相當人氣的金統三溫暖為拍攝中心。

三溫暖此不僅有盥洗功能,還有些男同志會在此尋找一夜情對象。所以如同漢士,二樓是有浴室、卡拉OK、上網的複合娛樂區,三樓則是一間間的獨立的房間,供同志們使用。

同運先鋒祁家威也表示,同志三溫暖雖然是追求感官刺激的地方,也不一定要有性行為,不必把同志的情慾特殊化看待。阿嬤也稱三溫暖除了滿足情慾需求以外,也是男同志們尋求歸屬感的社交場所,甚至還有幾個老年男同志乾脆以此為家。

三溫暖隱匿的招牌,是男同志的重要社交場所。攝/邱方廷

目前,同志交友軟體卻逐漸侵蝕了三溫暖生意。阿嬤坦言,受到大環境的影響,現今在西門町商圈內,除了著名同志地標「紅樓」以外,如金統、北歐館等,過去時興的幾間三溫暖,都已走入歷史。

因交友軟體比較不會有被當面拒絕的可能性,加上越來越多的網路世代慣於使用,讓三溫暖逐漸式微。但阿嬤強調,三溫暖的接觸仍有其必要性。來來去去的客人,彼此之間也更像是他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