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吳美欣、胡萍、陳其暐

近日,臺灣調查局與基隆海關查獲臺灣史上最大宗的三級毒品「一粒眠」走私案。犯罪嫌疑人利用貨櫃夾藏走私方式,將約三百萬顆毒品混在辦公家具中,企圖蒙混過關。數據顯示,基隆居全臺縣市毒品犯罪率第一高,花蓮、屏東緊追其後。

毒品查緝存在黑數

不願具名的員警表示,僅透過數據判別嚴重性並不適當。之所以如此,可能是跟地理位置與人口結構有關。基隆鄰近港口,是毒販主要的毒品走私地,且走私量均是大頭;毒品查緝力度也大,毒品犯罪破獲件數自然也高。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公共關係室相關人員則舉例說明,A地區人口數是100人,毒品犯罪件數是10件;B地區人口數是1000人,毒品犯罪件數是100件。兩地雖然犯罪率一樣,但嚴重程度一看就知道是後者了。所以人口結構也會影響毒品犯罪率。

現有公開的毒品犯罪統計數據,並不能反映全臺的實際犯罪問題。內政部相關人員透露,「毒品查緝人數存在黑數,實際毒品犯罪率應比數據呈現更高。」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公共關係室相關人員表示,今(2017)年以來,全臺縣市加強毒品犯罪問題的追擊力度,媒體也會特別報導。但不能說現在查毒力度加強,就表示臺灣毒品問題愈發嚴重,也不能僅透過毒品查緝數據判斷毒品問題氾濫的程度。

公路、住所成毒品查緝主要地點

員警表示,因爲工作性質的不同,公寓緝毒多由偵查隊或者刑警大隊偵破。以地方派出所來說,巡警主要負責轄區巡邏,因此緝毒場所多在公路上,通常依據外貌特徵或者車內味道進行判斷;公寓則是透過民眾檢舉報案,員警再從住家垃圾桶、丟棄物,作為申請搜索票的佐證。

深入了解公寓緝毒的程序,刑警大隊表示,警方接獲線報、查證確實有住戶吸毒後,會依據住戶的聯絡對象,追查毒品的源頭。透過一個串一個的方式,查緝這些人的共同供給者,再往上追查,可能會發現持有數十斤、甚至數百斤毒品的供給商。

在過去,像這樣大型的毒品偵破案有時須花上一年的時間;現在由於科技進步,可以透過數據庫累積資料,破案速度也越來越快。警方表示,有時候半年、甚至三個月,就可以破獲大宗毒品案。

不過對於員警而言,公寓緝毒並非易事。員警認為,在緝毒過程中常與人權有所抵觸。警方辦案想進入住家,須跟地檢署申請搜索票,但證據常不被採信。尤其是三、四級毒品,因為未涉及刑法範疇,申請搜索票幾乎不會過。員警坦言,這算是緝毒過程中,很大的困難點。

隨著破案速度加快,毒品在媒體上的曝光度也提高。臺北市警察局強調,毒品是隱性問題,「沒人抓,就沒有毒品犯罪」,查獲率提高,不一定代表治安比過去差。

少年反毒大作戰 資源分配存差異

自2006年以來,青少年(12至17歲)毒品犯罪件數上升近三倍。針對「毒品低齡化」的問題,全臺縣市積極開展相關毒品知識普及教育。

在毒品識別教育的部分,臺北市警察局表示,仍會涉及資源分配的問題。臺北市物力、人力多,少年警察隊可以配合學校的宣導,教導孩童毒品識別;但在其他縣市,資源沒有那麼充足,由任務編組進行宣導,講座、宣導機會自然較少。所以中央政府才會希望透過電視、影片或其他宣傳管道,減少城鄉間對毒品認知的差異。

問及相關教育的實際效益,臺北市警察局稱,毒品問題複雜,很多青少年懷好奇的心理嘗試毒品,如K他命等。現有的教育無法根治少年毒品犯罪,只能說是透過潛移默化的宣傳教育,提高青少年對毒品的辨識度。以便在現實生活中遇到像是跳跳糖、軟糖等偽裝化的毒品,一樣能夠有意識地拒絕。

警政署相關人員也表示,少年毒品知識普及教育的實際效益是很難評估的,我們只能說,通過潛移默化的毒品教育,從認知上強化學生對於毒品樣態、吸毒危害的了解,以減少少年毒品問題。

基隆、花蓮、屏東三地毒品犯罪率近年來高居全臺前三名,整體犯罪率也偏高。

毒品交易數位化 衍生犯罪案件增多

實際走訪一線工作的員警,詢問毒品及衍生犯罪的問題,他們異口同聲地說:「太容易有衍生犯罪了!」他們表示,一旦毒癮發作,吸食者沒錢買,就很容易犯下竊盜、搶奪,甚至在追緝過程中造成傷害等罪行。巡佐許哲維表示,吸毒會侵害神智,吸食者有時連自己做出什麼事也不知道。警察必須查緝,不能任由毒品侵害別人。

許哲維也談到了心癮的問題,他說,毒癮是身體的癮好戒,心裡的癮難戒。許哲維攔查過很多熟面孔,都是吸食了毒品後,反覆淪陷。出了勒戒所,又遇到同一群人,人在其中出不來,只好一直吸下去。

毒品交易方式日漸多元化,過去利用大哥大、BB call打暗語交易,現在管道更多元了。員警談到,當下最流行的Line、臉書也成為毒犯的橋樑,甚至透過通訊軟體WeChat躲避政府的查緝,或轉移到其他的通訊軟體中。

對此,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回應,中央政府目前著力發展科技犯罪的單位,希望能突破數位犯罪的溫床。

資料來源/內政部警政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