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徐溱謐

第二場臺大校長遴選治校理念說明會,29日在臺大行政大樓第一會議室舉行,由現任臺大財金系特聘教授管中閔發表他的治校理念。管中閔指出,高教問題不是臺大問題,而是整個臺灣高教問題。臺大不能只解決自己的問題,在帶領國家高教和其他國家合作的工作上,臺大校長責無旁貸。

管中閔在說明會的一開始,檢視臺大在國際大學的排名,指出臺大的國際學術地位逐漸落後。他認為臺大所面臨的挑戰和困難,並不在於排名和經費,而是需要變革。不只要解決當下問題,他更強調臺大的未來,期許臺大在2028年建校百年之際,能夠開創前所未有的高度。

管中閔首先指出,未來的趨勢是全球化、新科技、數位雲端和移動裝置等,人際間的連結將會更多樣複雜,也會有新的工作、學習和商業模式,整個社會也會變得更分散、多中心化。這樣的趨勢將會打破許多舊有的界線、次序和制度,因此不該以現在的眼光來推動變革,而是將目標放在未來,推動創新多樣的學習環境。

臺灣高教問題 全球化與少子化

今晚為臺大校長候選人治校理念說明會第二場,上半場由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右)主講。 攝影/康陳剛

管中閔認為,臺灣的高教目前面臨兩個主要的問題為全球化與少子化。全球化的趨勢之下,高教的競爭來自於全球。國際競爭力是學生和家長檢視的重點,更是選擇教育環境的主要考量。臺灣高中畢業生出國念書的比例,每年平均以百分之二十的比例增加,臺灣高教若不具競爭力,少子化將使臺灣高校的品牌和價值崩毀。若不克服這兩個問題,將造成臺灣不可逆的階層出走和人才流失。 管中閔認為,解決臺灣的高教問題要從亞洲高教市場出發,亞洲高教市場的國際學生流動分為三大項:垂直流動、水平流動和流向亞洲。垂直流動意指學生從發展中地區項已開發地區流動,是最常見的流動方向;水平流動則是社經水準接近地區的學生相互流動,政府所推動的新南向屬之;最後的流向亞洲則是希望能吸引區域外的國際學生流向亞洲,這是目前最缺乏的,也是最需要積極經營的。 在吸引國際人才上,各國高教都在競爭,新加坡、南韓和日本都有國家級的政策在支持,然而要維持國際學生水平並不容易。管中閔認為,各國國際學生減少的缺口,就是台灣的機會,學術自由和學術環境是臺大的優勢,原有的國際合作經驗更是推動國際化的基礎。

解決臺灣高教問題 亞洲旗艦計畫

管中閔提出「亞洲旗艦計畫」解決臺灣高教問題。 攝影/康陳剛

為了深化臺大國際化程度,使臺大成為亞洲高教國際化樞紐,管中閔提出「亞洲旗艦計畫」。此計畫有三大驅動引擎包括:

第一為C SCHOOL創意平台。創意平台目標在於培育不同背景的學習者,認識不同文化和思維,以及亞洲的產業、NGO、環境、時局等面向,透過個案實作,培養具有破格思考和創造力的人才。管中閔認為,這不只是臺大的藍圖,也是臺灣高教的藍圖。

第二為U SCHOOL國際學區。管中閔說明,國際學區意指結合臺大和臺大系統的資源,與國際名校深度合作,成立合作學院或設立分校,以創新作法突破法規限制,藉此深化臺大國際化程度。帶動臺大學術研究和產業創新,建立臺大的國際學術品牌。

在第三項T SCHOOL人才基地上,管中閔希望能使臺大成為學生和校友的終身學習中心。他建議推動延伸教育和開放學習,鼓勵校友重回學校學習新專長,同時善用校友資源,促成學校與產業的銜接,藉此增加學習年齡多樣化和校園多元性。 管中閔說,計畫中的三大引擎,C是能夠思考未來的大腦,U是連結國際的中樞,T則是立足台灣、終身學習的雙腳。目標在於創造豐富的校園文化和學術土壤,提升臺大國際化程度,吸引國際人才,提高臺大的品牌價值,減少臺灣學生外流,增加亞洲地區學生來臺大。

亞洲旗艦之外 人才和經費同等重要

臺大學生把握機會,在管中閔的治校理念說明會提問。 攝影/康陳剛

除了「亞洲旗艦計畫」之外,管中閔認為學術人才亦是十分重要的。在留住人才方面,應適當獎勵傑出表現者,臺灣的學術評量制度,應是實質而非表面的評量,不能僅以論文數作為單一標準,具有重大貢獻的研究,應和國際銜接給予特殊獎勵,真正辨認學者學術貢獻而非論文數。此外,帶有突破的學術貢獻是非線性的,學校應該充分尊重師資,建立學校中的尊崇地位。

而在攬才方面,管中閔認為臺大應該更積極參與國際市場人才的競逐,調整延聘制度增加彈性,給予具有競爭力的薪資和科研經費。對於國際資深人才,應以專案的方式主動爭取,允許跨領域組建團隊,而非單一院系。他特別強調:讓制度配合人才,而非人才屈就制度。

在高教經費和校務基金的使用上,管中閔認為若不能增加經費,可以要求給予是用彈性,讓經費使用效率增加,減少浪費。大學和政府之間應是善意的互動過程,不應只是要求,也要提升使用效率。而有同學發問時,問到院系之間的經費分配問題,管中閔認為不同學院有不同情況,不能等量齊觀。但所有經費使用,在研究和學生使用絕不打折扣。如何更有效規劃經費,考慮學系差異,爭取使用彈性,提升使用效率是他的目標。

在說明會的最後,管中閔強調國際化是用來解決高教問題的方式。高教問題不是臺大問題,而是整個臺灣高教問題。臺大不能只解決自己的問題,要帶領國家高教和其他國家合作,臺大校長責無旁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