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葉詩妮

每當談到科學鑑識,很多人容易聯想到指紋鑑定。媒體上也曾提到指紋鑑識逐漸成熟,可提高破案率的報導;甚至19年前的案件,也可能因為一枚血指紋而偵破。但指紋並不是破案神器,在指紋鑑識的整個過程中,仍隱藏著需要對話的爭議。

指紋的採證和比對

指紋在科學鑑識上之所以能夠具有識別的重要功能,主要是因為指紋被認為人各不同,永久不變,觸物留痕,短期不滅以及損而復生的特性,因此能夠作為鑑識人員判別身份的重要證物。

鑑識人員在進入刑事現場之後,會先判斷作案者的犯案路徑,再以此進行採證,這樣的做法是為了能夠在現場採集到最有價值的指紋。台北市刑事鑑識中心指紋科警務正才唯倫就分享到,例如在入屋行竊的案件當中,鑑識科通常會從入侵點開始,根據現場被翻動的情況,追隨作案者碰觸路徑來採集指紋。而犯罪現場的指紋主要可分為明顯紋,成型紋以及潛伏紋三種:

製圖/葉詩妮

指紋雖然有觸物留痕的特性,但實際遺留的指紋會和碰觸面的材質以及個人因素有關。例如在表面粗糙的木家具上,由於材質表面凹凸不平,本來就很難留下指紋。犯案者如果容易流手汗,也會影響指紋保留。不過,即使戴上手套,也未必就完全不會留下指紋。所以在現場進行指紋採證時,也應該大膽假設,小心求證。 鑑識人員小心採證,設法找到關鍵的指紋。 攝影/葉詩妮

鑑識人員透過粉末法採證,使證物上的潛伏紋現形。 攝影/葉詩妮

犯罪現場的指紋採集必須心思細膩,在鑑識的過程也相當考究。針對一枚完整的指紋,要進行比對或許不難,但在犯罪現場採集到的指紋,通常都是殘缺不全、甚至是重疊的。

才唯倫表示,重疊的指紋會互相影響,目前分析時不會將兩個重疊的指紋進行分離,所以在採集的過程中,警方就會初步判斷指紋的價值。除非指紋重疊至無法辨識,否則垂直重疊、小部分重疊、以及有深淺之分的指紋,依然有比對的價值。

以竊案為例,在現場收集了指紋之後,鑑識科會先徵求屋主的同意,套取指紋進行排除,才能有效的縮短比對工作,以免浪費警力。

一個犯罪現場可能會採集到上百個指紋,在分析比對時會構成困難。鑑識中心在民國70年引進NEC指紋比對技術,鑑識人員可以透過龐大的指紋資料庫,篩選出高度相似的指紋,然後再以人工進行特徵點的比對。比對工作必須相當專注,並且耗時,一件刑案當中,比對指紋可能需要1至3個月。

案件中所採集到的指紋,就算沒有成功對比,鑑識科也會在20年的追訴期年限裡妥善保存。

如今已經不使用指紋膠片,而是使用單眼相機來保存現場的指紋。 攝影/葉詩妮

指紋系統能夠將指紋與資料庫進行初步比對,篩選出相符機率偏高的檔案,再進行人工比對。 攝影 / 葉詩妮

指紋鑑識的爭議

其實指紋鑑識並不是破案神器,各個環節都有操作上的爭議。以指紋資料庫來說,台灣自民國90年開始,取消役男指紋建檔的政策,指紋資料庫裡的指紋資料就越來越少。才唯倫表示,近年國家強調人權,對於指紋建檔的要求越來越嚴格,指紋對比成功的案例的確逐年降低。對執行人員來說,有種無力感。

針對指紋資料庫建立的討論,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就回應到,收集全民的生物特徵以建立資料庫,必須要有龐大的公眾權益支持。但目前執法單位並沒有提出有關資料,指出有多少比例的案件是因為無法比對指紋而無法偵破。因此,羅士翔認為,貿然建立全民指紋資料庫,是一種「全國人民都是犯罪者」的想像,在進行指紋鑑識工作時,志在追求真相,而並非一味追求便利。

就鑑識技術而言,在台灣要判定兩枚指紋相符,一定要以人工確認至少有12個特徵點相符;不僅如此,這些特徵點的相對位置也必須相符。但是對「特徵點」的定義、應該分成幾類?目前都沒有統一的結論。

製圖/葉詩妮

透過上表就可以發現,各國的專家學者對於指紋特徵點的定義就介於3種至12種之間,並沒有劃一的標準。這也表示在鑑識的過程當中,極有可能因為使用標準的不同,而產生不同的結果。

對於要採取多少個特徵點,才能判定兩枚指紋完全相符,目前各國標準一樣沒有統一。中國、德國規定是要採集8至12個特徵點,英國16個,法國則要17個特徵點,台灣以及日本則是以12個特徵點為最低要求。

所有的指紋鑑定,最後都必須透過人工點取特徵點來做最後確認。台灣規定至少必須有12項特徵點對應,才能判定兩枚指紋相符。攝影/葉詩妮

以國際標準採集8個指紋特徵點的標準來看,台灣採集12個特徵點的高標準,是否無意間變成了破案的絆腳石?被列為台灣三大懸案之一的彭婉如命案,就是其中一個值得探討的案例。警方在案件發生的19年後,比對出一名楊姓計程車司機的指紋與當時命案現場的指紋,發現有8個相符的特徵點,卻因不足12個特徵點的門檻,不能列為證據。

長期關注國內司法議題的苗博雅表示,這是個一體兩面的條規,雖然會降低比對的機率,但同時也降低了誤判的紀律和冤案的形成。苗博雅認為,鑑識人員在自我定位的時候,就應該確定自己的工作為協助還原真相,而不是協助警方破案,更不應該將人權設成假想敵。

指紋特徵採集的數量備受爭議,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1973年之後,就改採專家認定制度,也就是由兩名以上的專家,透過ACEV的原則來認定,即Analysis (分析),Comparison(比對),Evaluation(評估)和Verification(確認)四個原則。當中評估的環節就至關重要,必須將指紋證據與其他證據串聯,除了特徵點之外,找出其他相符的依據,像是指紋比對者是否有不在場證據等等。

由此可知,一個好的證物不僅應該獨立成立,更是應該能夠與所有證據,現場環境,且不互相衝突,才能真正的還原真相。

指紋鑑識相關研究

其實在各國,都有專家學者陸續提出對指紋鑑識的疑慮。早在1888年,蘇格蘭科學家Henry Faulds就表示,沒有足夠的比對數據,可證實每一個指紋的特徵點都是獨一無二的。

英國法醫Mike Silverman在2014年也對《每日電訊報》表示,每個人的指紋都是獨一無二的說法,本身就缺乏驗證。一家人之中,就極可能出現相似的指紋。指紋也非一成不變,隨著年齡增長、皮膚狀況的改變,都有可能影響指紋。

在鑑識的過程中,其實還有可能發生人為的偏差,美國國家標準與技術研究院在2009年就建立了一個包含統計學家、心理學家和其他領域的專家的工作團隊,研究鑑識人員在進行鑑識工作時,可能發生的認為誤差。結果顯示,鑑識人員有機會被事前得知的資訊影響,形成主觀判斷,影響鑑識結果。在這項實驗當中,經過言語暗示、表示比對指紋屬於高度可疑嫌犯的鑑識人員所做出來的結果,比一般鑑識人員有著更高的相符記錄。

英國南安普敦大學也曾經進行過一項實驗,讓鑑識人員在2至3年後,重新比對自己比對過的指紋,結果5名受測人員中,就有3名推翻了原本自己的鑑定結果。由此可見,指紋鑑識的工作也有可能受到環境、時間等因素影響。

指紋誤判的案例

指紋誤判的案例在全世界其實不乏案例,2004年的Mayfied案就是當中最顯著的案例。當年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的地鐵站裡發生爆炸,經過指紋對比,認定美國律師Brandon Mayfield犯案,並將其逮捕;隨後西班牙警方卻同時在當地逮捕了主要嫌犯。出入境記錄也證實Mayfield沒有犯罪嫌疑,Mayfield最後獲得政府200萬美元的賠償。

而在Mayfied的案例當中,3名FBI鑑識專家和1名獨立的鑑識專家,都參與了鑑識工作,並且一致通過了指紋相符的結果。

由此可見,指紋鑑識能破案,亦可能形成冤案。民眾對指紋鑑識應該有更多的了解,才不會盲目相信,誤以為指紋為不可能推翻的鐵證。對科學鑑識抱持著懷疑的心態,並不是質疑鑑識人員的專業,反而是相信真正的科學,就應經得起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