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李昀芷、李奕萱

棒球一直是國內最具歷史、最受重視的運動項目,也擁有公部門最多的經費支持。但近年來表現成績欠佳,球迷除了感嘆昔日光彩不再,也開始反思棒球選手的培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棒球有著「國球」的稱號,從日治時期以來,一直是臺灣競技運動的一大強項,也是臺灣少數擁有穩定進場球迷的運動項目。教育部體育署也在經費、計畫上給予各式協助。就以從2014 年到今(2017)年為期3年的「強棒計畫」為例,體育署在基層棒球、社會甲組(業餘)球隊、職業棒球、國際賽、運動產業、軟硬體設施等六個項目提出改善目標,總預算金額高達18億新臺幣;另外,在各體育協會的補助金額裡,棒球五年來共補助3.8億的金額高居第一 。

無論因為歷史脈絡、重金培育、還是龐大球迷,棒球比賽的成績一直都受到注目。不料,今年的幾場賽事,成績皆不理想。3月的世界棒球經典賽,中華隊首戰以色列以7:15慘輸,成為中華隊在經典賽史上最多失分的一役。接著又連兩敗,分組名次墊底,使得下屆經典賽須從資格賽打起。

而後在8月由臺北主辦的世界大學運動會中,棒球僅拿下第五名,和兩年前韓國光州世大運奪下第一名的優異成績相比,實在不如預期。今年11月為了推廣亞洲棒球運動,中華職棒、日本職棒、韓國職棒共同舉辦「亞洲職棒冠軍爭霸賽」。中華職棒連輸兩場,無緣晉級決賽,戰績明顯不如日、韓。

比賽結束後,除了評論比賽的狀況,不少人將目光拉回了基層,審視臺灣基層運動球員的環境,試圖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問題。

國內基層球隊數激增

臺灣的基層棒球隊數在政府的扶植下有所成長。2010年起自2013年推行「振興棒球運動總計畫」,落實棒球扎根工作;並配合發布「促進優質學生棒球運動方案」,使基層棒球隊伍數增加到880隊,社團隊伍數增加為754隊。又為了延續計畫成果,2014年接續推出「強棒計畫」,目標是到2017年執行期滿後,基層棒球隊伍數增加至900隊;學校棒球社團及社區棒球隊增加至1,200隊。

兼任臺北市健康國小與介壽國中的教練黃國洲與學生感情好,互動歡樂。(攝影/李昀芷)

基層隊伍數量持續增加,反映了政府普及棒球運動的目標。臺灣的棒球長久以來飽受批評,只在意「贏球」,缺乏全民打棒球的風氣。為了振興棒球運動發展,臺灣除了繼續健全既有的體育班外,也積極推動社團、社區棒球隊成立。然而政府的資源有限,棒球運動所需的經費、人力甚大,讓體育班和社團、社區棒球隊各自面臨不一樣的問題。體育班雖得到充足經費,過多的比賽影響球員正常上課,引發課業大幅落後的疑慮;社團、社區棒球隊經費、場地皆缺乏,但球員無戰績壓力,較能開心打球。

棒球社團的成立通常是有心人士自行發起,或是學校響應政府政策設立。他們利用學校原訂的社團活動時間練球,不會阻礙正常的教學程序和進度,球員屬於一般生。健康國小是臺北市四隊由社團起家的棒球隊之一,一開始是由家長推動社團成立,而後現任教練黃國洲的孩子加入棒球隊,黃國洲開始接手主要的訓練與管理工作。健康國小的球員畢業後,大多升上介壽國中,黃國洲於是決定在介壽國中籌組棒球社團,希望延續小球員們打球的機會。

現在同時擔任健康國小和介壽國中棒球隊教練的黃國洲認為,基層棒球的推行不應過早分流,有些小孩子課業和運動表現皆很優秀,但現行的體制沒有給他們嘗試棒球運動的機會;至於一開始就決心加入體育班的同學,很可能課業表現不佳,之後若又無法成為選手,將會面臨很大的困難。

黃國洲認為,學校社團就是提供非體育班學生一個快樂玩棒球的環境,以健康國小和介壽國中來說,健康國小每週的練習時間是禮拜三下午和禮拜六早上;介壽國中每週的練習時間是禮拜五社團課和禮拜天早上,平均一週練習大約8小時。

因為練習時間不如體育班的學生,黃國洲的訓練方式也有所調整。他表示自己花很多時間上網查資料,參考美國的訓練方式,例如讓學生練習跑壘,取代傳統的熱身,更有效地運用練習時間。黃國洲主張,球隊不應該有條件地篩選球員,而是提供機會給所有有心打棒球的孩子,比賽時也盡量讓所有球員輪流上場,藉著失誤累積經驗慢慢進步。

臺北市介壽國中週五的例行社團練習結束後,教練黃國洲在社團活動實施紀錄本上簽名。(攝影/李奕萱)

家長憂心體育生態

介壽國中棒球隊不願具名的家長葉先生表示,自己的孩子從國小時期就加入健康國小棒球隊,一路打球至今,現在已經是國一生。國小時期沒有太多課業壓力,雖然國中時期課業較為繁忙,但時數不多的練習時間並不會造成影響;即使到了國三,都應該會繼續待在棒球隊。

身為家長,葉先生希望孩子不要老是關在家裡面,只要能夠訓練體能,任何運動他都很支持。但若孩子提出要進入體育班的要求,他會很掙扎,畢竟臺灣棒球選手的職業生態不夠健全,除非真的很有天份,能夠順利打到國外,不然會相當辛苦。葉先生說,小孩會認為打球比讀書簡單,但其實要成為國外的選手,需要非常多天賦和努力,辛苦程度甚至不亞於傳統升學制度的學生,家長要引導孩子思考這些問題。相較於培養運動興趣,孩子的學生身份還是很重要,不能不讀書。

文山社區棒球隊前領隊邱泓文認為,社區棒球隊沒有獲得政府補助,卻因此能自主規劃,創造無壓的打球環境。(攝影/李奕萱)

社區棒球隊開心練球

除了學校內部的社團,社區也不乏熱心的家長自主成立棒球隊,提供喜愛棒球運動的孩子一個新選擇。文山社區棒球隊成立於2007年,一開始主要成員來自指南國小,後來因為越來越多其他校學生希望加入,因而組成社區棒球隊。現今的文山社區棒球隊不限制學校、地區、性別,想打棒球通通可以加入,給了女生打棒球的機會。

文山社區棒球隊前領隊邱泓文說明,文山社區棒球現在分為少棒、青少棒和青棒,從小學四年級開始招收起,一個年級招收12人,所以一支球隊大約是36人。球員來自各校,只用週末的一個時段練習,平均一週練習時間是3.5小時。

邱泓文談到,少棒沒有課業壓力,只有期中考、期末考當週會彈性出席。青少棒就不同,課業壓力較大,因此社區棒球隊也配合調整,讓國三的同學一個學期挑10個週末練習即可。根據他的觀察,球員不會因為打球而耽誤學業,很難說打球對課業有什麼影響,因為後來考上建國中學、師大附中的也大有人在。只要願意唸書,成績都還不錯,當然也有少數以棒球的優異成績免試,但大多還是走一般的升學管道。

邱泓文認為,現行的體育班制度受到日本的影響太深,有軍事化教育的風格,讓孩子以為服從就是唯一。這對仍處於成長階段的孩子來說,恐有負面影響。孩子應該有自己的想法,知道自己是因為喜歡棒球,所以在這裡努力練習。文山社區棒球隊的教練由家長出資聘請,沒有比賽輸贏的考績壓力,大家打得開心,這才是正常的棒球環境。

文山社區棒球隊不論男女皆可參加,不少體育班招收棒球球員限定只收男生,社區棒球提供了女生打球的機會。(攝影/李昀芷)

社團棒球經費不如體育班

然而看似美好的社團、社區棒球,也有許多問題要克服。黃國洲表示,球隊成立之初,其實遭遇不少阻力。由於他本身並非學校的教職人員,推行上會和學校有所衝突,學校經常秉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讓人灰心。且近年來少子化,棒球隊的成立恐和原本學校既有的體育團體搶學生,因而遭到反對。黃國洲建議,若學校要成立棒球隊,比較可行的方式是由學校內部的體育老師,或體育組成員成立,他建議體育署應積極輔導有棒球專長的人擔任體育老師。如此一來,便能省掉與學校溝通的成本。

至於經營球隊的經費來源,黃國洲表示,體育班和非體育班得到的政府補助不一樣,也會根據是否參與聯賽,作為經費核發的指標,因此參加比賽對各個球隊來說都很重要。黃國洲回憶,健康國小棒球隊在正式成立之前,學校完全沒有任何補助,登記立案成為正式校隊後,一年大約有五十萬左右的經費。但棒球的開支大,經費永遠不可能足夠,且如果經費主要來自政府補助,必定會受到來自政府的壓力和限制。雖然有家長提議,為了讓孩子有更好的打球環境,由家長集資聘請更多教練,但黃國洲不希望繳費成為孩子加入球隊的阻礙。

針對社團教練的問題,不願具名的教育部體育署承辦人說明,目前確實只有體育班會編制專任教練,學校社團的教練多是各校自行尋找,領鐘點費,也有很多學長會回母校擔任教練。教練證的考取不難,成為教練後如果有心精進,也能參加體育署的各類講習。

體育署承辦人坦言,有些學校確實會反對棒球社團成立,用沒教練、沒場地的理由搪塞學生,或是不讓學生出場比賽。一旦體育署收到相關申訴,都會發函向學校溝通,重申基於棒球運動推廣和學生權利的角度,學校不得打壓棒球社團。2013年黑豹旗全國高中棒球大賽剛開辦時,曾經有過學校阻撓學生出賽的事件,目前情況已有所好轉。若體育署在比賽時觀察到教練缺乏的情況,也會請棒球協會協助,調閱資料庫並派教練前往支援。

介壽國中棒球隊和文山社區棒球隊利用週末進行友誼賽,圖為介壽國中進攻;文山社區防守,主審由文山社區青少棒領隊擔任。 (攝影/李昀芷)

社區棒球靠家長努力

邱泓文點出,文山社區棒球隊能夠有現在的規模,全都仰賴家長積極參與,因為完全由家長主導出資,才能不受學校、政府限制。邱泓文笑道,文山社區棒球隊不篩選球員,但要求家長全力配合協助,一個球隊的運行需要非常多家長的付出,舉凡各類行政事務、比賽安排、資金籌措、教練聘請等,甚至舉辦寒暑訓,都由家長一手包辦。

談到基層棒球面臨的問題,黃國洲和邱泓文不約而同地指出,棒球場地缺乏,場地的爭取耗時耗力,且球員無法就近訓練,增加交通成本,讓練習更為困難。

目前經過多方討論後,認定最安全的方式是找一塊校屬空地,並用防護網圍繞,已經補助了不少學校社團興建此設施,例如建國中學、松山高中等。未來政府也將在場地的興建上投入更多經費,致力於硬體方面的加強,如此一來才能吸引更多人投入棒球運動。

友誼賽結束後,兩隊列隊脫帽鞠躬,互道感謝。(攝影/李昀芷)

儘管困難重重,社團、社區棒球隊出於對棒球的熱愛,依然努力經營。社團、社區棒球隊真正落實「振興棒球運動總計畫」的展望:「小學玩棒球、國中學棒球、高中練棒球、大學愛棒球。」讓孩子在國小、國中時期,處在無壓力的環境下,體會棒球運動的魅力。然而,體育班學生在體能訓練、棒球戰績上確有優勢,社團、社區棒球隊訓練不足,未來若想往職棒發展,恐難以銜接。邱泓文表示,打過文山社區棒球隊的孩子,只有1、2個同學會轉去體育班發展,但棒球卻可能成為孩子終身的興趣。

不可否認的是,社團、社區棒球隊的蓬勃發展,對整體棒球運動風氣有所助益。即使成為選手的可能性不高,但仍然提供體育班尋找漏網之魚的機會,有望挖掘出更多有潛力的選手。社團、社區棒球隊的推行,需要更多政府支持,但民間的資源才是最大的力量,唯有政府與民間相互配合,才能共創更好的基層棒球環境。